1m04t火熱都市小說 大唐首席女婿討論-第二百一十八章 戲耍的攻擊相伴-cxky1

大唐首席女婿
小說推薦大唐首席女婿大唐首席女婿
两个时辰后,天还没亮,队伍已经出发。
准确点说,不过是四更天左右,头顶上还是一片黑色,黎明才刚刚露出一点影子。
大伙儿用过早饭……干粮就着水,没有人生火,李冉吩咐不要发出一点亮光。
一阵窃窃私语声,夹杂着马的嘶鸣,片刻功夫之后,一百骑兵倾巢而出,连一顶帐篷都没有留下……
碍事的货物被埋在了雪地里,这里白茫茫一片,若不是走进了看,根本察觉不到异样。
李冉力只是吩咐大伙儿将这些东西用油布盖着而已,权当送给有缘人了。
这天才般的创意令众人服气。
那些吐蕃人绝对想不到,携带了大量商品的队伍会精简重量到如此程度,他们追起来,得追吐血。
一行人悄悄绕过山谷,没有与本地氐族人打招呼,而是冒着风雪,从小道走,直接插到山谷背后,在对方眼皮子底下穿了过去。
不存在的恋人 苏小彩
从山谷里出来,一路往东回程,冒着迎头风雪,前行异常艰难。
走了一上午,到了中午时分,雪终于小了点,而人马已经疲惫不堪,算算距离,才不过行了二十里地。
在风雪中前行果然是个苦差事……李冉骑在马上,只觉得呼吸都是冰的。
他身上,头上全部都是冰渣子,也懒得去抖,就这么挂着,远远一望,像是雪人一般。
“仙师,咱们这么走,那些吐蕃人会追上来么?”
入赘妻主
你是我一生未完成的歌 米亚瑞娜
王忠嗣喘着粗气,不认为对方会如此迅速。
“会,这些杂种的机动能力挺强……咱们到底还是吃了地理不熟的亏。”
李冉不得不承认,计划有些失误,好在留了足够的后手。
“休息两柱香后,继续走,那些吐蕃蛮子,应该追上来了。”
李冉没解释为什么,众人也不问,只上马而行,精锐的气质立刻霸气侧漏。
事实上,李冉的预料一点也没错。
一个时辰后,又一伙人沿着雪地上还没有消失的马蹄印子疾驰而来。
这一群人声势颇壮,大约六七百人,全部都是膀大腰圆的汉子,身上背着各色兵刃。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们大多数都是一人双骑,更有甚者,还有三骑的。
这千余匹战马在风雪中狂奔,叫嚣声马蹄声居然盖过了寒风呼啸,人马口中呼出的热气,在半空中形成了一道长长的白线,老远都看得到。
他们行到了李冉一行人休息过的地方,也停了下来。
为首几骑立刻围上前去,仔细的打量着地上还残留的痕迹。
吳應熊
其中一人,俯下身子,抓起了地上的一把散雪,在手中捏了捏,果断的说道,“差不多一个时辰……”
他说的时间与李冉一行人离开的时间基本吻合,显然,已经确定了对方的行踪。
“老大,这只商队的行动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一个梳着小辫子的蛮夷惊疑不定,在他的认知里,吐蕃游骑在这片高原上,是独一无二的迅速!
“……不管他们玩什么花招,那些货物,我们要定了,大唐的商贾敢来这里,哼,来一只,咱们杀一只。”
说话的正是日土论……与传说中的一样,残暴且贪婪。
简单来说,他人要杀,货物也要。
“继续追,他们都是单骑,跑不远!”,带着强烈的自信,这哥们大手一挥,如狼似虎的往前冲。
城下之盟
当追兵尾随而来的时候,李冉又带着队伍又行了七八里地。
奔虎峡已经远远入眼……地图上,的确是这个名字。
美人丑妃
重生之天才契约师
虽然名字带个峡,但是,这里却并非什么险要的地势,远远看去,只是一道长长的斜坡,两里多地的懒坡,地面上全是冰冻的枯草,只在坡上最顶端,有一条凸起的山壁,还不足三十米宽。
还有什么比这种地形更加适合偷袭?
“做好反杀准备。”
李冉晒然笑了笑,被像狗一样追了这么久,也该收回点利息了。
他看了看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正好的动手的时候。
目的地,奔虎峡背面一处僻静的山丘上……这里隔奔虎峡不过一里多地,抬头就可以看到上面的情况。
王忠嗣不得不写个服字,他自认为胆子已经够大了,然而明白李冉的安排后,才知道这世上什么叫做胆大妄为。
简直将视野和地利利用到了极致。
“他们一定会在奔虎峡上面安营扎寨的。”
李冉非常笃定,天色这么黑,赶路不现实,那块地方几乎是方圆几里地之内唯一可以休息的地方。
而那些吐蕃人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这只精兵就藏在眼皮子底下……居高临下可以看见这片区域的所有动静,前提是,视野够好的话。
但显然这夜幕就是最好的掩护色。
事实上,李冉的预料再次滴水不漏。
那些追了一天的游骑在上面折腾了不少功夫,燃烧起篝火,看得出来,在生活做饭,他们弄得动静很大,甚至连李冉这边都能听见喧嚣声。
貌似在大吃大喝着呢……这些该死的东西,还挺懂的享受生活。
“好了,我们走……绕个圈子,从正面上去放火。”
显然,吐蕃人没有放探哨的习惯,毕竟,从正面强攻除非脑子进水了……再说这附近,哪有什么威胁,全民休息不香么。
一百余骑都行到了离营帐不足一百米的距离,对方还是一点警觉都没有,任然是大吃大喝着,欢闹的声音阵阵传来。
“冲上去,打翻他们的火盆,烧掉帐篷,别恋战,点上火就走……从他们的营地中间穿过去,一路向北,不停,我要的不是击溃,而是全歼,主战场,不在此处。”
李冉仔细观察了一阵子,突然下达了最后一道命令,随即,挥了挥手,示意骑兵们突击。
当然,他毫无带头的意思,非常猥琐的躲在了队伍最后边,但这并不影响王忠嗣的斗志,哪怕明知道对方的人数是己方的六七倍之多。
一时之间,沉寂了许久的队伍终于爆发出呐喊声,他们像是一道旋风似的砸向敌人的营地。
不远处的篝火还明亮的闪着,那些吐蕃人似乎一点防备心理都没有,吵吵嚷嚷着在吃喝着,根本没有发现有敌人潜入了进来。
王忠嗣当机立断,吩咐骑兵们点燃火把,分散到帐篷周围,一齐点上。
吐蕃人的帐篷大多厚实,一般都抹了羊油……高原上昼夜温差大,涂一些油能够防止帐篷被暴晒后变脆。
当然,现在这些帐篷就变成了很好的引火材料,骑兵们把火把仍在上面,片刻功夫之后,帐篷就被点燃了。
夜晚的风很大,又为火势助长了一把力,当吐蕃人终于发现不对的时候,骑兵们已经在一半的帐篷上点起了火。
警觉过来的吐蕃人迅速从篝火堆旁抄起各自的兵刃,来不及骑马,徒步就奔了过来。
不得不承认,他们挺有一手,也不是完全的废材,但今日注定是大唐的主角。
奔虎峡上,火光照亮了整个天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