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笔趣-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新歲將至鑒賞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刘备和孙策都知道一些宛城之战的信息,但是所知道的,皆是斥候汇报上来了消息,是纸面上描绘的东西。
缺乏直观的感觉。
而且时代的知识限制了他们的思想,他们根本没有这么大的脑洞去幻想热武器的战争到底是怎么样了。
一直到今天,当看到炸药包的炸开,那种地动山摇,直观上给他们的冲击力太强了,一句话,非人哉。
“明军配置的新式武器,是如此恐怖的东西?”刘备牙齿都差点咬碎了,他迫不及待的看着曹操。
孙策的目光也在看着的曹操。
如果是这样,那不用打了,血肉之躯,能挡得住这样开山裂石的东西吗,哪怕强大如关羽张飞,站在其中,也得死翘翘吧。
“不!”
曹操摇摇头说道。
听到他的回答,刘备和孙策才松了一口气。
“应该说,是比这个威力更加强大,孤所得到了,不过只是皮毛而已,明军的新式武器,不是这样的,他们是隔着数里之外,就能把这样的东西丢出来,如同抛石机一样砸下来了,然后炸开,到处都是一片血肉模糊!”
曹操回想起来当初被炮轰的场景,心中仍有一丝丝的寒意和恐惧。
“当真?”刘备瞪眼,不敢置信。
“孤何必在这样的事情上,骗二位呢?”曹操平静的说道:“孤只是想要让二位知道,如若我们不团结,天下,我们连抵挡他们的能力都没有了!”
孙策沉默了,他如果一开始还有一些犹豫,那么现在,他相信曹操的话。
如果说雒阳之败,有迹可循,那么宛城之战,就仿佛是非常突然的事情,让他猝不及防的一件事情。
他一直疑惑,魏军之强大,他是见识过了,就算败,也不至于败的这么惨烈,是明军太强,还是魏军只是外强中干?
现在,他有答案了,不是魏军太弱,也不是明军太强了,而是明军有能横推他们的新式武器。
“老天爷当真不公平啊!”孙策咬牙切齿:“如此武器,怎可授予明贼也!”
“公平不公平,孤已不想了,孤只知道,大汉不臣于乱臣贼子,唯死战到底而已!”曹操低沉的说道:“不幸之中的万幸,如此武器,明军不多,若不然,宛城之战,孤就该全军覆没了,我们还有机会,集合实力,避于长处,而攻于短处,我们只要联盟合作,兵力之优势,非明军可比,可面面俱到,四处开花,逼迫明军分兵,只要一路主力能杀入明境之内,就有机会摧毁明之渝都,破其城池,焚起皇宫,灭其宗祠,斩其声威,夺其疆土!”
他这样说,刘备和孙策才缓过一口气,的确,如果这种武器太多,那真的就不用打了,明显这种武器不多,对于庞大的战场而言,他们还是有优势了。
“如此而言,吾等的确需同心协力,不然,只能自取灭亡!”刘备也改主意了,之前他多少还想要争一争,但是现在,他很清楚,除非他愿意归降明朝廷,不然只能和曹操真心合作,不然只有自寻死路一条路了。
但是他好不容易走到今天的位置,一方诸侯,掌千万子民,数十万大军,怎可放弃,不管如何,都要杀上一场。
“此武器,吾追寻之,来源于一些古炼丹师之配方,交融之下,可爆出惊天的杀伤力,吾已寻一些道观之炼丹师协助,配方吾也会交给你们每人一份,算是吾对此次联盟抗击明贼的贡献!”
曹操叹了一口气,低沉的说道:“吾立志,为大汉江山不畏生死,哪怕前方刀山火海,吾亦闯一闯,若战死沙场,日后汉室,还请诸二位共勉!”
“魏王言之过也!”
曹操和孙策站立起来。
他们双双拱手,行礼说道:“日后当唯魏王马首是瞻,为大汉而战,战死沙场,亦无憾也!”
这一刻,他们确定了曹操的盟主之位了,毕竟曹操能把这样的武器配方叫出来了,那是高风亮节。
扪心自问,若是他们得到了这样恐怖武器的配方,他们愿不愿意叫出来共享,这真的说不好。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如今大汉,虽维持三方诸侯,但是却形同虚设,等同当年春秋战国的心思,汉朝廷已没有了制衡力。
诸侯更加在意自己的诸侯国利益,若有这样的武器配方,自然是闷头发展,而不是公开出来了。
当然,如今的形势之下,会有这样考虑,但是能不能做得到,他们都没有这样的自信,没到这一步,假设性的东西,都没有用处。
可曹操做到了,他真的把这样的武器配方交出来了。
“燕王,吴王,二位客气了,吾等皆为大汉朝廷也!”曹操脸上露出了一抹轻松的笑容。
虽然他们之间,如今只是一个初步的同盟协议而已,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的协商了。
必会有矛盾。
但是能取得初步的同盟意向,确定他们能唯自己的命令而战,这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曹操想了想,道:“明贼狡诈,虽言之三年不战,然不可信也,雒阳明军出现河北,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吾等不可需等,需主动进攻,方有优势!”
“此言甚!”
“善!”
刘备和孙策也点点头。
他们也清楚,所谓当权者说出来的话,都只是放屁而已,除非之抓住把柄,不然暗地里面多少是有动作的。
比如这一次,明军出现在河北,接应潘凤他们离开,虽然他们知道是明军,可没有证据,也奈何不得,天下人不会相信的。
“不过魏王殿下,燕军主力征河北一岁有余,已疲惫不堪,若是继续奋战,恐怕不利于交战!”
刘备沉思了一下,他还是认为,等一等,他指着石亭之外,道:“而且如今的天气,大雪封路,饥寒交迫,不合适作战!”
“那是自然的!”
曹操点头:“吾计划,明岁开春之后,尽快调整主力,发动进攻,汝认为,如何?”
“可!”
孙策点点头,道:“我江东吴军的主力,可在明年开春之前,休整完毕,届时顺朝廷之令而战,当没有任何问题!”
“北地寒意绵长,寒冬之下,难以休整,哪怕开春之后,也需要时间整顿兵锋,最早也要入夏之后,才有一战之力!”
刘备想了一下,回答说道。
这不是推脱,北地的冬天本来就比南方要冷很多,冰天雪地之下,哪有休整之力,等到开春之后再休整,那就需要时间了,入夏之前能不能完成兵力整顿,都是难事情。
“这一点,吾会考虑一二!”
曹操看着两人,道:“在此地,吾等歃血为盟,日后并肩作战,亦希望能同心协力!”
“当之!”
两人重重的点头。
当外敌变得让他们感觉到的恐惧的时候,团结就是唯一的出路,他们就没有任何心思去搞其他的什么了。
这一场会盟虽然只是开始,后面还有很多很多条件要谈,但是事实上,已经确定大方向,有了基本上的结果了!
…………………………………………………………………………………………………………
……………………………………
时间如流沙,时刻不停的流动之中,一转眼,已经进入了十二月。
白雪皑皑,渝都城到处都是一片白雪的覆盖之光景的,站在大明宫九层楼上,更能感受到雪景之下的渝都城之美丽。
不过这种美丽,是伴随一阵阵彻骨的寒意在蔓延出来了。
现代人的冬天,不是空调就是暖气,但是古代人的冬天,是真的难熬,非常非常的难熬的。
牧景这些权势之人,尚且有不少御寒之法,但是低层的百姓,真的是裹着一张破烂袄子,潺潺发抖。
能不被冻死,已经是一种福气了。
每年到了寒冬,饥寒交迫的贫民,被饿死冻死的不计其数。
牧景最近的注意力也已经从北面的三大诸侯会盟,回到了大明境内的民生问题之上,特别是大雪之下,百姓的情况。
此时此刻,他正在大明宫八层楼昭明阁大会议厅的落地窗之前,俯视渝都城,看着飘落的雪景,拳头忍不住攥紧了起来了。
“陛下!”
开口的胡昭,他拱手行礼便汇报说道:“政事堂已经努力了,但是目前我们的寒衣还是的不足以让百姓渡过这一次寒冬,有好几个州县,都汇报上来了伤亡,特别是西凉,凉州西州羌州,不同程度上都有饥寒之下而死的百姓!”
“朕知道!”
牧景平静的说道:“刘劲的奏报已经到了朕的案前了,朕也知道,政事堂已经非常努力了,可朕还是有些意难平,汝可知!”
“陛下,饭,要一口一口吃,路也要一步一步走,我相信,如今的大明不仅仅已经超过了当初乱世之境,还超过了当年汉室之盛世,最少我们有充足的粮食赈灾,汉四百年来,这种光景,并不少见啊!”
胡昭轻声的道。
“不能这么比!”牧景摇摇头:“朕建立大明,那是因为朕自诩能做的比汉室任何一个皇帝都要做的好,所以取而代之,乃天命所授,可若是朕连他们都不如,那朕有何以为君也!”
胡昭闻言,有些沉默了,你这话,我竟然无言以对。
“朕说这些,也不是说给你加压力,而是告诉你,坐在我们位置上,别只是看到权力,得有责任心,不能做已经做的最好的就行了,得更好!”
牧景道:“对于政事堂,朕认为,还是有一些潜力的,所以你最好还是逼一下他们,不要让他们太轻松了,得让他们对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雪灾更加重视起来了!”
他对政事堂,还是非常有自信的,政事堂人才不少,皆为当世之英豪,蔡邕可以执大局,名声震四方,各地官吏都敬仰三分,刘劲能力强大,执行力不错了,秦颂,鲍苏,刘晔,张仲景这些都是名士。
对付雪灾的办法不是没有,只是他们还没有想到而已,而办法是人想出来了,给他们的压力越大,越能逼他们出潜力。
“臣,遵命!”
胡昭点点头,他还是认同牧景这样的做法的,如果政事堂连这点潜力都没有,那他才会失望。
“必要时候,可以让枢密院帮忙!”
牧景说道:“将士们不管是在战场上交战,还是在振灾之中出力,都是为了百姓,这是他们的责任,并没有什么逾越的地方!”
他知道一些儒生的想法,认为将士就应该在战场,不应该为这些事情而操劳,而且如今的局势之下,将士们也不能轻易抽动。
倒是牧景却认为,只要能挽救更多的百姓,一切都值得的。
“臣会和黄枢密使联系!”
“黄忠在前线,让戏志才安排!”牧景道。
“是!”
“还有事情?”牧景回头,看看胡昭,他现在和胡昭之间的关系,有些紧张,也有些复杂,信任,又敌对,对外决策一致,对内意见有争执。
新政也因为胡昭,而让牧景后退了好几步,这能让牧景记他三五年时间了,起码给他穿点小鞋才行。
“还有一件事情,臣想要和陛下商讨一下!”
胡昭斟酌了一下,才开口说道。
“说!”牧景淡淡的说道。
“新岁将至,陛下是不是要与民同乐?”
胡昭说道。
“与民同乐?”牧景有些好奇:“怎么同乐?”
“年后必有大战,大战之下,百姓苦楚,也会影响对朝廷的印象,在这之前,臣认为,陛下应该让百姓对陛下更加的了解一些,增加民心……”
“直接一点!”
牧景不耐烦。
和这些读书人说话就是苦恼,还不如和武将之间交谈,只需要他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让他们直接理解,而不是别人忽悠自己。
“在渝都城办一次全城狂欢之年会,百姓可参与,街道挂彩灯,在排演一些戏目,然后新岁之年会,陛下亲临,与民同乐!”胡昭迅速的说道。
“这倒是好事!”
牧景闻言,笑了笑。
这就等于搞一场大型的年会而已,让自己能出现,给百姓参观一下,更加有直观,也更加能吸引民心。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新歲將至鑒賞
这种形势还是有好处了。
最少能让百姓对牧景,有一些直观的了解。

精华都市异能 三國之龍圖天下 拾一-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鄴城爭奪戰 四相伴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逢纪知道,很多时候是没有选择了,如同他如今的局势,他根本连自己的生命保障都没办法保证,如何能选择。
袁谭日后会如何,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如果他不选择妥协和合作,袁谭现在就会死,他也会,同样,他在邺城的家小也会在这战乱是世道之中陨灭。
不管是为了袁谭,还是为了自己,逢纪都必须要投诚曹魏,只要能有一线的生计,谁都不愿意死去。
大汉天子刘协,这些年来以傀儡之身,不也活的好好的吗。
袁谭能当傀儡,或许也是一种价值。
有价值的人,才能在这乱糟糟的世道之中,好好的生存下去。
王图霸业在生存面前,也变得非常渺小了,连活下去都变得艰难的话,那么所谓的志向,所谓的野心,都不过如此而已。
他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态,目光看着贾诩,低沉的问:“需要我做什么?”
“识时务者为俊杰!”
贾诩阴柔的笑容浮现在脸上,轻轻的道:“说服袁谭,他还年轻,或许还有满满腔热血,但是你不一样,你应该更加明白,这天下的残酷,他如果失去了价值,他将会不配活着这个世界上!”
“可以!”
逢纪点点头:“给我一天的时间!”
“一个时辰!”
贾诩杀价,道:“你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邺城之战,已经到了一个关键了,这时候我没有任何时间浪费!”
“好!”
逢纪没有多言,他起身,身上的伤势虽有些影响,但是却还能正常的走动,他压了压身上的痛处,然后道:“带我去见袁谭,一个时辰之内,我说服不了他,我们一起死!”
“来人!”
“在!”
“带他去见袁谭!”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人氣連載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鄴城爭奪戰 四
“诺!”
两个亲卫带着逢纪去地窖见袁谭了。
这时候贾诩寻阎行,阎行已经开始集聚兵丁了,他麾下虽然兵卒很少,但是皆为精锐,可以一挡二。
五千精兵,在战场上,绝对比一万兵马还要强悍的战斗力,这可是他最后的嫡系,也是仅有可以安身立命的本钱了。
“准备的如何?”
贾诩问。
阎行苦涩的说道:“后勤还差点,这清河太穷了,凑粮草太艰难了!”
“不用了!”
贾诩道:“邺城都有,虽然潘凤撤出去的时候,毁掉了几个粮仓,但是还有几个暗仓,被找到了,武库,粮库,都有,只要你能入主邺城,就能得到补给,所以你最好轻装上阵,除了必要辎重之外,其余能不带就不带,兵贵神速,只有你稳住了邺城,你才能算是立功,其他都不算什么。”
“好!”
阎行点点头,然后问:“袁谭那边,你能说服他吗?”
“一个时辰的时间,说服不了他,我也不需要他了!”贾诩道:“到时候直接把他绑上去,借他的名头用一下就行了!”
“那树袁谭的战旗?”
超棒的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鄴城爭奪戰 四看書
“嗯!”
贾诩点头,道:“这时候,我们需要袁谭的名号,只有这样,才算是名正言顺的捍卫的邺城,也不是夺取邺城!”
这里面只是名义之差,却有天壤之别,名正言顺四个字,有时候非常重要,重要到能能决定胜败。
得民心者得天下。
也不是随便说说的,民心总会站在正义的一番,反对的侵略的一方。
“某家这就去安排!”
阎行深呼吸一口气。
…………………………………………
十月,已入深秋。
天地凉凉,小雪花飘飘,北地今天入冬的更早一些,驰道上的积雪,一天比一天多了。
还在巨鹿的刘备,这时候目光也在注视着邺城。
“袁本初败的太快了!”
引人入胜的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鄴城爭奪戰 四鑒賞
刘备的脸色很难看,他始料不及的是,袁绍在官渡居然会兵败的这么快,根本不给他任何时间反应。
他这时候就算是南下,估计也来不及了。
官渡上的魏军主力一旦北上,他未必敢南下。
魏军强势击溃了袁绍的周军主力,也有能力击溃他的燕军主力,这时候已经体现出魏军的强势来了。
而且还有江东吴军,一旦魏军和吴军联合进攻北地,那么他不仅仅会被赶回幽州去,甚至连幽州都未必能保得住。
南下的这一战,打的是让他有些的心惊胆跳。
其一,他本以为能联合黑山军,加速攻略的巨鹿常山,直接覆盖整个冀州北部,然后顺利南下。
但是黑山军投靠了曹操,这让他统一河北的战略部署出现的严重的问题。
其二,鞠义并没有能如期的北上,而是在官渡之战之中受阻,虽然最后还是跳出来的,但是时间上差的太远了。
其三,邺城突然出现的变故,导致了整个局势的变化,让他也没办法能迅速的反应过来了,棋输一着。
连连的变故,让他有些心力憔悴。
而且幽州底子太薄了。
就算他们顺利南下了,但是想要治理冀州,面临的困难很多,冀州地域,太多了豪门世家,乡绅豪族。
这些人不摆平,他根本没办法治理冀州,这样会有后患,甚至会导致他后院起火,所以他只能步步为营。
可这时候,邺城如果不拿下来,他没办法名正言顺的入住冀州。
“大王!”
简雍来报:“并州传来消息!”
“念!”
“已攻克太原,随时入冀!”
太原有周军的一部分主力,袁绍的外甥,高干亲自率兵坐镇,挡住了张飞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让张飞不能如愿的进入冀州。
“命张飞,留一部分主力镇守并州,其余尽数入冀!”刘备想了想,下令让人写军令,然后盖印,传出去。
并州的主力能杀入冀州,那么等于他的羽翼丰满。
不是为了对付冀州,而是为了压制曹操,官渡之战让他有一丝丝的恐惧,如果曹操北上,他未必挡得住啊。
“诺!”
简雍立刻下去让人把诏令传出去。
“子龙!”
“末将在!”
“整肃兵马,白马义从先拿下,增援鞠义!”刘备审时度势之后,还是决定拼一下,不能让邺城落到别人的手中。
“末将领命!”
赵云亲自统领的白马义从,战斗力不在昔日公孙瓒的之下,甚至有有过之无不及。
特别是这两年,关羽沦陷魏营,张飞统兵在外,赵云的作用力也显得越来越大了,他的骑兵统领能力,超越关羽和张飞。
如今是的刘备非常器重的人才,甚至依仗为宿卫。
………………
邺城的暗流潮涌,在两军对垒之中,显得更加的阴沉起来了。
城中寂灭一片。
百姓不敢出门,高门大院都家家户户都把门锁上,护院们都纷纷上院墙护卫,生怕不知道什么时候,乱兵就杀进来了。
往日那些繁华的商铺,那些人流如潮涌的街道,此时此刻都是安静如水。
南北两城已经被割裂开了。
大战也在一触即发。
谁能统治邺城,尚且是未知之数。
这一点,谁心里面都没有底气啊。
北城。
张燕这几天的心情很糟糕,因为贾诩不在,他心里面没底,要是这时候被人攻破营盘,失去北城,那就麻烦了。
这种战战兢兢的状态,维持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甚至每一天,他都要亲自巡视防线,生怕一个不小心,敌军越界进攻。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鄴城爭奪戰 四閲讀
联系熬了好几天。
终于有一封书信来了。
这书信让他欣喜若狂。
“擂鼓!”
张燕亲自下令擂鼓集合众将。
“咚咚咚!”
鼓声之下,黑山军麾下部将,皆然集合起来了。
“儿郎们,建功立业的时间道了,只要我们答应了这一战,我们就不需要躲在山上,不需要挨饿,不需要在黑暗之中生存!”
张燕鼓舞军心:“当年大贤良师兵败,黄巾成贼,这些年来,我们一直东躲西藏的,唯有此战,可正天下之名!”
“吾愿身先士卒,为我黑山之众,也为吾等之身家性命,战上一次!”
“汝等可愿意一战!”
张燕目光一扫而过,他麾下统兵部将不算是精锐,但是有一点,武艺超群之将倒是不少。
“战!”
“战!”
黑山军在山上憋的太久了,他们在躲躲藏藏之中过日子,仿佛抬不起头,仿佛见不得人一样。
这种感觉,如同被世界所有人给遗弃了。
但凡有一丝丝的希望,他们都会去赌命,宁可拼上了自己的性命,也要奋力一战,战一个未来。
“好!”
张燕点头,军心可用,此战可期。
他回头,看着左右两侧,站着两个布衣道袍的老者:“四老,七老,你们只要缠住鞠义便可!”
“可!”
两个穿着道袍的来着,是太平道仅存不多的高手,也是张燕的杀手锏,张燕很少用,对他们恭敬无比,而他们的存在,也是张燕安身立命的本钱。
这些年,袁绍不知道派遣了多少刺客想要干掉他,都无法近乎他身上,就是因为他身上有了二老庇护。
当年太平道高手如云,只是大贤良师最后一战,折损了大半,当年太平山上的决裂,也死了不少。
仅存了四老和七老,是当年支持张燕窃取权柄,逐走了太平圣女的张宁的长老,这些年,一直跟着张燕。
他们的武艺都已经是攀至巅峰,但是已经有了一些年岁了,所以显得血气不足,而且游侠招数,在战场上,能不能缠住一个巅峰值的鞠义,还真不好说。
“诸位,立刻进攻南城,全力夺取邺城,不惜代价,拼命一战,只要夺取邺城,我们将会有一切!”
张燕振臂一呼,怒啸苍天。
“出击!”
“出击!”
黑山军的出击,非常的突兀,让保持的平衡,在一瞬间被打破了。
“他们敢主动出击?”
鞠义有些冷漠的站在的街道中间,看着前方,前方列方阵而前进,正在向着阵型扑过来了。
“应战!”
青衣文士微微眯眼,他感觉有一丝丝的气氛不对劲,但是说不上来了,不过这时候,邺城丢不得。
“是!”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起點-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 鄴城爭奪戰 四鑒賞
鞠义领命,他率军应战。
“杀过去!”
“挡住他们!”
“列阵!”
“护卫!”
“投掷长矛!”
“弓箭手,射杀他们的军阵!”
“儿郎们,拼命!”
“何人与我一战,上来领死!”
“……”
两军在城中开始酣战起来了。
黑山军主攻,鞠义部主防守。
邺城的格局,是两条驰道,把东南西北分开了四个城,中间还有一座内城,但是内城的规模不大。
内城在东南西北四城的中间,也是周王宫所在,当初袁绍是准备把内城当为皇城的,但是他根本来不及。
称王之后了,频频交战,根本没有时间和金钱去修筑王城,但是对内城而言,也是加固了一些城墙的。
内城也有东南西北四座城门。
不过内城比较小,根本没办法对垒,所以他们交战的范围,都是外城,而他们可以不进军内城。
周王宫已经被焚烧了,周国其实已经灭亡了,但是邺城的豪门贵族,世家门阀,都在内城之中。
他们已经被祸害一次了,这时候谁敢杀进去,他们是真的会拼命的。
所以张燕特地绕过内城,而且不知道是为什么,甚至放弃了西城的争锋,直接把战场放在东城之上。
他全力从北面强攻过去,杀进东城之中,和鞠义部短兵交接,一上来仿佛就是战争白热化了。
“鞠义,立刻投降,吾黑山精锐已经南下,不需要半日时间,就会杀进来了,届时汝将会无路可逃!”
张燕一边厮杀,一边竭斯底里的叫喝着。
“放屁!”
鞠义不相信,如果黑山军主力这么顺利南下,拿不等于当燕军不到,燕军主力还在北面,他认为黑山军主力肯定没办法南下的。
张燕在吓唬他。
“哈哈哈!”
张燕狂笑着:“若是不相信,届时别怪我的下手无情,你一个的叛徒,能死在我手上,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混账,我斩了呢!”
鞠义暴怒,先登开路,他亲自杀上去,想要格杀张燕,只要斩杀张燕,张燕部就会立刻崩溃。
“鞠义,吾等来领教一下你这个河北第一将!”
左右两道影子杀出来了。
“太平道的剑法?”
鞠义猛后退,他瞪眼,看着两个布衣老道,冷然一笑,讽刺的说道:“太平道居然还没有死绝啊,两个老不死的不在太平山上养老,是来找死吧?”
“杀!”
两个老道左右开弓,直接杀上去,身影轻盈,速度很快了,剑法如影子一般,毫无征兆的刺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