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討論-第一百七十九章 倒戈分享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天色微亮,铁柱和蒜头就带着山寨中的弟兄挨个进城了,墨瑾轩安排的侍卫挨个检查着进出的人,生怕墨宸宇会混入其中。
墨宸宇看着铁柱他们都陆续的进城了,他才安心的离开。
苏樱雪下了秃鹫山,她一走三回头,心里泛起了嘀咕,这个墨宸宇,半夜就不见人影了,跑哪里去了,也不来送送我,当真如此放心?
李文翰看出了苏樱雪的心事,他调侃道,“算了,还是我一个人去吧,你一副舍不得大哥的哀怨表情,马都快看不下去了。”
苏樱雪无力的翻了个白眼,“谁说我舍不得他?走了,”她说完,不服气的就往马背上爬。
李文翰看苏樱雪心软嘴硬的模样很是可爱,他微笑着叹了口气,准备上前帮忙,却被另一个人抢先扶苏樱雪上了马,他愣了一下,“大哥。”
苏樱雪上了马定眼一看,她目瞪口呆,她心里感叹着,不愧是风华绝代的十王爷,虽身穿麻衣,头发凌乱,但还是掩盖不住耀眼光芒。
火熱都市言情 冷麪王爺太傲嬌 愛下-第一百七十九章 倒戈看書
墨宸宇打量了自己一眼说:“雪儿为何这般看着我?我这样很奇怪吗?”
苏樱雪回过神来,“没有啊,很配你的气质。”
李文翰听苏樱雪损起人来一点儿都不含糊,倒跟他如出一辙,他抿嘴轻笑。
墨宸宇看着苏樱雪调皮的模样,痴笑了起来,“雪儿夸人的方式越来越特别了。”
“不要脸,谁夸你了?李文翰,上马走了,”苏樱雪撇嘴,嘴角却含着笑意,看到墨宸宇已经满足了。
李文翰看着墨宸宇不安的眼神,安慰道,“大哥放心,我一定保护好樱雪,然后快去快回。”
“谢谢文翰,”墨宸宇目送着李文翰和苏樱雪离开的背影,满眼的不舍,不是迫不得已,他是万万不能跟苏樱雪分开片刻的。
朝堂上,墨正风看着眼前一堆奏折,里面的内容几乎都是举荐墨瑾轩为太子的提议,他扶了扶额,满脸的无可奈何,墨玉潇被贬,墨宸宇已经不在了,现在所有皇子中,墨瑾轩确实属于佼佼者,他若不立墨瑾轩为太子,明显有偏心的嫌疑,但他只能让墨瑾轩一生衣食无忧,却不能给他太子之位。
张玉书看墨正风迟迟没有开口,便上前启奏,“臣斗胆问皇上,请问太子之位,皇上可有定夺?”
周信也站了出来,随声附和说:“太子突然被贬,民心惶惶,请皇上尽快立太子之位,好用来安抚不安的民心。”
“皇上,现在边疆又开始动荡了,尽快立太子也好威慑那些想要趁火打劫的流寇,”莲刑恩突然站出来说道。
一半大臣看连丞相都说话了,他们也不好闭口不谈.
“请皇上立太子之位。”
梁尚国睥睨的扫了那些大臣一眼,然后上前启奏道,“皇上,太子之位还需慢慢斟酌,不宜草率决定。”
孟芙看另外两个老臣并未跟梁尚国一起上奏,便大胆的反问道,“那请问梁大人可有合适的人选,不如说来听听?我看梁大人就是有私心。”
“你·····,”梁尚国看那些大臣跟墙头草一般,一股无名之火就蹿到了头顶,墨瑾轩这几年的形象就是一个不争不抢,默默做事的好人形象,现在大家都举荐墨瑾轩属于明智之举,反倒显得他太小人了。
墨正风被他们吵的头痛欲裂,“好了,容朕再仔细思考一下,明日早朝再议。”
墨瑾轩在书房中一边看书,一边饮茶,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
瑾舟走进书房,“四王爷,属下已经把所有分散的军队集合到一起了,差不多有两万大军,随时等待着四王爷你的调遣。”
墨瑾轩嘴角上扬,“嗯,城中可有什么异常?”
“回四王爷,城中一切正常,并未有什么异常。”
“仔细留意,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了纰漏,尤其是梁尚国,等一切尘埃落定后,本王就可以主宰那些人的命运,”墨瑾轩说完看着桌案上的盒子,他打开盒子,看着里面的药丸,只要墨正风立他为太子之后,他就可以将药丸给墨正风服下,这样他就可以尽快的继承大统。
梁尚国刚回府,人还未走进大门,就听到卖核桃的吆喝声,他下意识的回头查询声音的来源。
蒜头没有刻意在梁府停留,他一边走一边吆喝着。
梁尚国有些纳闷,从未有商贩来府前卖过核桃,他给管家使了一个眼神。
“卖核桃的,”管家叫住了蒜头。
蒜头停住脚步,“买核桃啊?”他看了一眼站在大门口的梁尚国,“就知道你们大人喜欢吃核桃。”
梁尚国闻言,表情诧异,然后故作淡定的说:“将核桃送到我房中。”
“是,老爷,”管家给了蒜头一袋碎银子,然后提着一篮核桃进了府。
梁尚国回房之后,他翻着篮子里的核桃,果真发现了一封信,他急忙打开信,里面的内容让他极为不解,但又是可行之法。
如若想挽回局面,必须说服皇上立墨瑾轩为太子,并且提议举行隆重的册封大典,举国同庆,分散墨瑾轩的注意力,我们的人才好行动,到时候自会有人来揭穿墨瑾轩的阴谋。
“写此信的人到底是谁呢?”梁尚国看信上也未署名,他看着信陷入了沉思,直到管家来报,才打断了他的沉思。
“老爷,外面有两个人求见老爷你。”
梁尚国将书信收了起来,貌似猜到了是什么人,“请他们进来。”
··········
军营中,岳清在营帐中养伤,墨玉潇亲自端着一碗药汤递给了他,他恭敬的接过药汤,“谢太子殿下。”
墨玉潇苦笑了一下,“我现在已经不是太子了,你感觉身体可有好些?”
“对于属下来说,你永远是主子,属下永远追随你。”
墨玉潇听了岳清的话很是感动,他甚至开始自责之前对岳清太过苛责,如今他落难,岳清居然还是对他不离不弃,他眼神中带着歉意,拍了一下岳清的肩膀说:“如若有幸扭转局面,我一定不辜负你的忠诚。”
岳清听墨玉潇所言,心下一突,不禁收紧了眸子,斜视了一下墨玉潇问,“殿下可是有什么计划?”
墨玉潇起身,手背到了后面,一副王者风范,“现在肖将军也没法作为,毕竟有家眷在墨瑾轩手中,他不能冒险,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只要我们想办法揭穿十王爷没死,一切都是墨瑾轩陷害于我,父皇一定会再次封我为太子,而墨瑾轩在外培养了叛军,他的阴谋揭穿,势必会带兵谋反,驻守在外的军队不算,城内的大军足可以与墨瑾轩抗衡了,到时候,我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他说完,露出了一个咬牙切齿的表情。
岳清听罢,“那我们要如何才能通知皇上十王爷没死呢?现在外面到处是四王爷的眼线与爪牙,我们怕是找不到机会,而十王爷为了德妃娘娘和十三皇子的安全,也不会亲自出来揭穿四王爷。”
墨玉潇想了一下说:“靠你,他们不知道你没有死,你去找莲媚,莲媚肯定有办法进宫,并且莲刑恩现在已经投靠了墨瑾轩,所以莲媚出入宫中不会引起怀疑。”
“那莲媚为什么会帮我们?”
“莲刑恩有把柄在我手上,而且她对十王爷有情,会帮助我们的,你再告诉她,事成之后,我有办法让她再次成为十王爷侧妃,”墨玉潇虽不想拿墨宸宇做条件,但现在只有这个筹码才能让莲媚心甘情愿的帮他办事。
“那四王爷的阴谋拆穿了,在他手上的人不是有危险?”
墨玉潇也想到了此事,“这个我已经想到了,将真相告知父皇,父皇会不动声色的将德妃娘娘和十三救出来的,父皇仁慈,也不会把事情完全公布于众,而要了墨瑾轩的命。”
“那属下明天外出集训的时候,就将消息带出去,找到莲小姐,将事情说明,”岳清眼神里闪过一丝阴谋,但表情淡定无波。
“嗯,”墨玉潇将所有希望寄托于了岳清。

有口皆碑的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ptt-第一百七十二章 廢了太子之位推薦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御书房里,墨正风将信纸只手揉成了团,愤怒的扔到了地上,他脸色铁青,眼眶赤红,沉默不语。
海公公小心翼翼的将信捡了起来,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德蓉来到御书房外,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声泪俱下,“皇上,求你为臣妾做主啊?”
墨正风听到德蓉的声音将眉头皱的更紧了,他递给了海公公一个眼神。
海公公疾步出了御书房,走到德蓉的面前,“德妃娘娘,快起来,随老奴进来。”
德蓉在墨子胤的搀扶下走进了御书房。
墨正风见德蓉面容憔悴,心中泛起了不忍,“你可是很久没进宫看朕了?”他声音有些沙哑,他知道德蓉此次来的目的,故意避重就轻的说。
“皇上赎罪,臣妾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来看望皇上了,臣妾思儿心切,一直身子不大好,”德蓉身子有些颤抖的回答。
“无妨,那你现在身子可有好些?”墨正风坐了下来,尽量保持镇定。
德蓉闻言又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皇上,求你给臣妾做主?如若你不给臣妾做主的话,臣妾的身子恐怕会一病不起。”
墨正风眼神阴郁,“为何这样说?”
墨子胤看德蓉哭的厉害,他也跪了下来,“父皇,是大皇兄害了我十哥,你一定要给十哥主持公道?”
墨正风故意顾左右而言他,目的就是不想讨论此事情,谁知墨子胤年少不知事,竟张口就将此事说了出来,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处罚轻了不服众,处罚重了,他又于心不忍。
“求皇上替宇儿做主?”德蓉一个响头磕在了地上。
墨正风走到德蓉面前,将德蓉搀扶了起来,“此事还需查证,等查证清楚了,朕必定还宇儿一个清白。”
“皇上,臣妾要求废太子之位,墨玉潇残害手足,废了他的太子之位也是为了保全他,先皇有遗诏,皇室有残害手足者,处以绞刑,以示警戒。”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起點-第一百七十二章 廢了太子之位閲讀
德蓉的话让墨正风一时不知作何回答,因为确实有此遗诏。
“臣妾话已至此就先告退了,”德蓉给墨正风敲了个警钟,她也不好逼迫墨正风立刻废了墨玉潇的太子之位,毕竟墨玉潇是正宫之子。
都市言情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ptt-第一百七十二章 廢了太子之位熱推
德蓉离开后,墨正风陷入了沉思,他想着也许废了墨玉潇的太子之位是保全墨玉潇的最好的办法。
梁尚国在进宫的时候,碰巧看到了离开的德蓉,他眉头皱在了一起,加快了脚步就朝御书房的方向走去。
“海公公,帮朕研磨,”墨正风斟酌再三,决定先废了墨玉潇的太子之位。
“皇上,老臣求见皇上,”梁尚国大声的说道。
墨正风刚拿起的笔被迫又放了下来,他抬了一下额。
海公公立刻将梁尚国叫了进来。
“梁大人是为太子的事情而来吧?”
梁尚国跪在了地上,“皇上多虑了,太子的事情已经证据确凿,老臣无话可说。”
墨正风露出了一个疑惑的眼神,“那你是?”
“老臣是为了叛军的事情而来。”
“叛军的事情?叛军不是已经被歼灭了吗?”
“并没有,之前太子殿下只是担心皇上为此事忧心,所以没将事情完全告知皇上,上次太子殿下剿灭叛军的时候,叛军的首领趁混乱逃走了,老臣想着,叛军必定会卷土重来,现在太子殿下又出征在外,现在又出了这档子事,不如皇上派四王爷去解决此事,趁他们羽翼还未丰满,彻底将叛军剿灭干净。”
墨正风不知道梁尚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梁尚国说的句句在理,让他无从反驳,他也没有道理反驳,他点了点头说:“梁大人说的在理,待明天早朝,朕就将此事交给轩儿去办。”
梁尚国此举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墨瑾轩自己露出马脚,他倒想看看墨瑾轩会如何做,是斩断羽翼,还是会带兵造反,不管是哪种结果,对墨玉潇来说都是翻身的机会,“老臣愿意随四王爷一起查这件事情,也好助四王爷一臂之力。”
“嗯,”墨正风虽然答应了梁尚国,但他着实看不懂梁尚国到底是何意了,毕竟多年没有出战过,现在身子骨也大不如从前,为何还要主动请战?
梁尚国准备退下的时候,他还是未忍住询问起了墨玉潇,“皇上,你准备如何处置太子殿下?”
人氣玄幻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愛下-第一百七十二章 廢了太子之位鑒賞
墨正风叹了口气说:“废了他的太子之位,现在这是保全他的最好方法,毕竟残害手足不是小事,朕也着实很为难,”如若让大理寺介入的话,调查实锤,那墨玉潇必死无疑,他还是舍不得,毕竟墨玉潇是他最爱的女人生的,他不敢赌墨玉潇到底无不无辜,他只想先保下墨玉潇的命。
“皇上圣明,虽然老臣认为此事还有很多疑点,但目前又没有证据证明太子的无辜,先废了他的太子之位,也确实是保全他的最好办法,”梁尚国觉得只要人活着,一切都有翻盘的机会。
德蓉和墨子胤回到府中,墨瑾轩还未离开。
墨瑾轩迎上去,“德妃娘娘,事情可有办妥?”
德蓉点了点头。
“那德妃娘娘和十三弟就随我出府吧?德妃娘娘只要交代管家说去寺中居住半个月即可。”
“嗯。”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討論-第一百七十二章 廢了太子之位展示
德蓉交代完了管家,就带着墨子胤上了墨瑾轩的马车。
早朝时,墨正风还未等那些大臣开始弹劾墨玉潇,就先发制人了。
海公公将圣旨宣了出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子墨玉潇,有失德行,因妒生恨,残害手足,但因证据不足,免除死罪,故而废弃太子之位,贬为庶民,从此不得入宫,不得入住太子府。”
圣旨一公布,大臣们又开始交头接耳起来,有的认为惩罚过轻,有的则认为此惩罚恰到好处。
墨瑾轩沉默不语,只是脸上带着一丝得逞的笑容,现在墨玉潇再也没有机会打压他了,他让德蓉提议废除太子之位,目的就是为了不让大理寺入手调查,一旦拖到墨玉潇回了宫,那么墨宸宇没死的事情就瞒不住了,他可以用德蓉和墨子胤牵制墨宸宇,但墨玉潇只有没了权力,他才能任其践踏。
“朕还有事情交给四王爷与梁大人去办,”墨正风被朝下的大臣们的窃窃私语吵的头痛。
墨瑾轩瞪大眼睛看着墨正风。
“叛军之事一直是朕的心头病,如今还有叛军余孽在外逃窜,此事就交给轩儿你和梁大人了。”
墨瑾轩闻言,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是,父皇,”他嘴角扬起一丝阴谋的味道。
“老臣领命,”梁尚国暗暗的瞟了一眼墨瑾轩,然后露出睥睨的眼神。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墨正风等了片刻,看没有人出来说事,就起身离开了。
墨瑾轩没想到墨正风会突然叫他去剿灭叛军,而且还派梁尚国一起,这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但现在也不得不重新谋划了,“瑾舟,你去城外十里守着,有墨玉潇的消息立刻来报,本王要让他进不了城。”
“是,属下这就去。”
墨瑾轩一边走一边算计着接下来的阴谋。

超棒的玄幻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第一百六十六章 不要面子了

冷麪王爺太傲嬌
小說推薦冷麪王爺太傲嬌冷面王爷太傲娇
客栈里,墨瑾轩坐在大厅里一边喝茶一边等着苏樱雪沐浴,瑾舟守在房间外面。
过了差不多一柱香的时间,房间里没有任何动静,墨瑾轩时不时伸着脖子张望一下,他开始不安起来,觉得有些不对劲,想到这里,他再也坐不住了,便起身去敲门。
瑾舟看墨瑾轩焦急的样子,他也开始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他怕墨瑾轩怪罪,便赶在墨瑾轩的前面敲起了门,但敲了三下,房间里没有任何回应。
墨瑾轩听房间里没有动静,便一脚将门踹开了,他走进房间,除了看到倒在地上昏迷的老板娘,苏樱雪早已不见了踪影。
瑾舟用眼瞟了一下墨瑾轩严肃中带着狠虐的面容,然后低头不敢再看,只能默默的等待着墨瑾轩斥责。
墨瑾轩咬牙,“墨宸宇,你拿本王对你的不忍,一次次挑战本王的底线,再见之时,本王定不会再手下留情。”
瑾舟听着墨瑾轩瘆人的语气,连忙屈膝跪下,“四王爷赎罪,是属下疏忽,给了十王爷可乘之机。”
墨瑾轩冷漠的看了一眼瑾舟,心中虽有不悦,但以墨宸宇的聪明才智,救走苏樱雪也算在他的意料之中,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会如此之快,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心思顾及这些儿女情长了,“起来吧,是时候让他们付出代价了。”
瑾舟惶恐不安的起身,然后有些胆怯的跟着墨瑾轩出了门。
墨宸宇带着苏樱雪马不停蹄的往北奕的方向赶,他要赶过去跟墨玉潇汇合,还有苏樱雪的解药,也迫在眉睫。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冷麪王爺太傲嬌 txt-第一百六十六章 不要面子了鑒賞
苏樱雪在马背上快要被颠吐了,她犯起了一阵恶心,然后使劲掐了一下墨宸宇的大腿。
墨宸宇痛的皱了一下眉,但心里却有一丝小甜蜜,“怎么了?”
苏樱雪强忍着反胃的不适说:“快点停下来,要吐了。”
墨宸宇刚停下马来,苏樱雪就吐了起来,他心疼的轻拍着苏樱雪的背。
李文翰见状,连忙跳下马,拿着水袋递给了墨宸宇。
墨宸宇下马,他把苏樱雪从马背上抱下来,然后宠溺的将苏樱雪凌乱的发丝顺了顺,“喝点水。”
苏樱雪缓解了一下不适,然后冷眼看了一眼墨宸宇魅惑众生的脸,她大概明白了北沫雪为何如此执着的爱着墨宸宇了,就凭这张脸,都足够让人沦陷了,但她绝对不是如此花痴的人,她故意一副嫌弃的表情,“稀罕你关心啊,”她假装没看到墨宸宇递给她的水,转身看着李文翰说:“李文翰,有水吗?”
李文翰有些为难的看了墨宸宇一眼,然后又从墨宸宇手中接过来水袋,递给了苏樱雪,“水在这里。”
苏樱雪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口,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走了,太累了,”她闭上眼睛,不去看众人。
人氣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線上看-第一百六十六章 不要面子了看書
“雪儿,别闹,”墨宸宇蹲下来深情的看着苏樱雪美的有些梦幻的脸。
苏樱雪正恍着神,她听着墨宸宇好听的声音,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她一抬眼,便对上了墨宸宇那一双深邃的眼眸,眼眸幽沉,好像是那千年的深潭一般,只轻轻一眼,就能够将人吸到他眼中的旋涡中去,她咽了一下口水,故作镇定的说:“都颠了一个晚上了,你不累?你不累我也累了吧?我就算不累,那马也该累了吧?”
李文翰看着苏樱雪和墨宸宇打情骂俏,心里好一阵心酸与羡慕,他脸上划过一丝无奈的笑意,“对啊大哥,要不天亮再走吧?现在应该安全了。”
墨宸宇是太害怕失去苏樱雪了,所以才如此心急,他又害怕墨瑾轩追上他们,又想快些赶到北奕问北沫雪要解药,所以都忽略了苏樱雪身体吃不消,“雪儿,对不起,是我疏忽了,”他欲扶苏樱雪起来,却被苏樱雪扶开了。
“我自己来,我跟你已经没那么熟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愛下-第一百六十六章 不要面子了展示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討論-第一百六十六章 不要面子了相伴
“王爷,属下去捡点柴火,”秦风为了缓解僵局,连忙插话说。
“我跟你一起去,”李文翰也不想在那里碍眼。
墨宸宇看四下无人了,他一把抱住了苏樱雪。
苏樱雪整个人都僵住了,她感觉到墨宸宇那强有力的心跳和炙热的呼吸,说实话,她是很享受此刻的温存,但想到墨宸宇失忆后的作为,她还是没办法一下子就接受墨宸宇,不作妖一番,对不起她这么久以来的痴情,她开始挣扎墨宸宇的怀抱。
“雪儿,别动,让本王抱一会儿,本王从未如此害怕失去一个人,但你是例外,本王不敢想象失去你会是怎样的情景,但那种心痛,本王这辈子都不敢再尝试了,你休想再推开本王。”
墨宸宇深情的表白让苏樱雪心里悸动着,她整个人呆住,再也不敢乱动,在墨宸宇面前,她总是会不由自主沦陷,“你不是傲娇的冷面王爷吗?现在对我说这些算什么?你不要面子吗?”
墨宸宇将苏樱雪紧紧抱在怀中,然后用脸颊蹭着苏樱雪的头顶,“跟你比,我这王爷的身份算什么?待所有事情了结了,繁华尽处,寻一处无人山谷,建一木制小屋,铺一青石小路,与你晨钟暮鼓,安之若素,雪儿可愿意?”
“我愿意个鬼,”苏樱雪脱口而出,然后准备推开墨宸宇的怀抱,谁知墨宸宇把她禁锢着很紧,根本推不开,她放弃了挣扎,“我可不是你想要就要,不想要就推开的人。”
“我要的一直都是你,虽然失忆的时候不记得你,但我看见你的第一眼,依旧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你,入了心的人,始终会藏在心里的最深处,”墨宸宇说完了这一番话,自己都有些惊愕,以前说不出口的话,现在竟如此轻易的就说出来了,原来爱一个人到了极点是没什么原则与底线可讲的。
苏樱雪忍不住抬头看了墨宸宇一眼,只见墨宸宇那张俊美的脸上挂着泪滴,她心中一颤,眼神疑惑,“你哭了?你为什么哭?”
墨宸宇这才松开苏樱雪,然后依旧深情的看着苏樱雪说:“因为本王彻底伤了雪儿的心,是本王该死。”
苏樱雪差点溺死在墨宸宇深情的眸子里了,她看墨宸宇可怜巴巴的样子,又气又笑,这个冷面王爷现在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硬的不行来软的,软的不行直接哭起来,分明错不在她,现在反倒让她觉得自己矫情了,她听到这里,微微勾唇,轻轻的笑了一下,然后伸手擦干了墨宸宇脸颊的一滴泪水,“好了,容我考虑一下要不要跟你去什么山谷,搭个木屋。”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冷麪王爺太傲嬌 ptt-第一百六十六章 不要面子了熱推
墨宸宇见苦肉计见效了,露出了一个邪魅的笑容,“雪儿说什么就是什么。”
李文翰跟秦风早捡好了柴火站在不远处的草丛中看着墨宸宇与苏樱雪腻歪,为了避免尴尬,他们开始席地而坐。
“李兄,我们还过去吗?”
李文翰瞟了秦风一眼说:“算了,我看他们也不会冷了,”他说完,眼神满是哀伤,英俊的面容也变得沉重起来,他深叹一口气,又扭头看了一眼苏樱雪,然后露出了一个心酸的微笑,那个人终究就像天上星,可望不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