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問道長生錄笔趣-第二百四十七章:東谷部落熱推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石易风眉宇之间一股犹豫不决之意,背着双手不停的来回踱步,时不时能听到唉声叹气的声音。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着,不知不觉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有些暗淡,天空中的飞禽似乎是飞累了,无影无踪,地上来回扑打、追逐的走兽也有些疲倦的意思,纷纷的消失在了眼中。偶尔能听到几声生活在黑暗里的野兽,因为愤怒而狂叫出的一声声的嘶吼之声。。。。。。
“嗷呜。。。。。。”
随着一声狼吼响起,不禁让石易风从思索之中猛然惊醒。定睛看了一眼四周之后,这才发现天色已黑,夜幕终于悄悄的来到了这片土地之上。而自己也已经停留在这里很久了。
他只能根据天色来估摸着时间,实际上从他来到这个地方之后,根本没有了时间上的概念。这阴暗的天空上,除了浓密至极的乌云,根本看不着所谓“太阳”。加上他现在不能与空飞行,无法穿过云层,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再次验证。
如果不是之前他从天上掉下来之前,曾在云层之上看到过耀眼的光芒,恐怕也就会认为这里根本不存在这所谓的他“太阳”了。当然了,就算真的没有“太阳”这个万物之源,他也不会感觉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毕竟这普通的人间大陆之上,又哪里来的那么多如此强大的至宝。
“这里也会下雨么。。。。。。”若有所思的望了一眼天上的黑云,石易风不由的轻轻低语一声。身体慢慢的转了过来,向着微微闪烁着亮光的地方猛然一跃,快速的消失在了越来越深的夜色之中。。。。。。
夜深之时,除了少数生活在暗夜之中的物种,为了生存而出来觅食之外,大部分的生灵都已经进入了沉沉的睡梦之中。作为方圆数百里之内唯一的部落,东谷部落的族人在这个阴暗的夜里,却是没有一人入睡。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問道長生錄笔趣-第二百四十七章:東谷部落相伴
最近这一段日子以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部落里的成年壮丁每隔一日的时间就会有一个人莫名其妙的死在村落之中。这件事情可以说是将整个部落都闹得人心惶惶,终日不安。。。。。。
其实东谷部落的人数也并不算太多,细细数来也就是不到一百多人,这还得算上那些老幼妇孺。更何况这些老幼妇孺足足占了一半人数还要多一些,这成年的壮丁也就只不过能有四十一二人罢了。
正是因为这四十一二个成年壮丁的存在,东谷部落才能有惊无险保留到现在这个时候。否则的话,早就在这个走兽横行,飞禽满天的世界里不知道被灭族多少次了,又怎么能苟延残喘到今日。
有一句古话说的很好,蝼蚁尚且偷生,用在此时此刻的东谷部落身上,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只要能将部落的薪火一直传承下去,也许这就是这个小部落里所有人心底最大的愿望了。
然而,上天似乎总是喜欢跟这些为了生存而苦苦挣扎的生命开玩笑。这个小小的部落历经千辛万苦,不远万里迢迢的迁徙到这个地方。历经五六代人的努力,虽不能说强大了许多,也还算说的过去。
可是就在这几夜的时间,几代人的辛勤努力,眼看着就要化作流水。如果让百年前的祖先知道了的话,又该如何?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問道長生錄 愛下-第二百四十七章:東谷部落推薦
这个时候,这些朴实的人类,多么希望上天能派来一位仙人来到这个地方。将他们从担惊受怕、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来。死亡的威胁时时刻刻的在麻木着他们的内心,真不知道这些人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夜风微微的吹来,灌进了这间四处破败的草屋里。一阵呼呼的声音,如同传说中的鬼魅出现之时一般,让人不禁无端的生出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有些稚气的声音咿呀咿呀的响了起来。。。。。。
“族长爷爷,族长爷爷,阿爹都出去好几天了,怎么还不回来呢?您能再接着给阿山讲讲外面的世界吗?阿山想听族长爷爷讲故事。”
沿着忽闪忽闪的火光望去,一个虎头虎脑,看样子能有四五岁的小男孩正趴在一个老人的腿上。目中满是希冀的神色,紧紧的望着眼前的老人。
老人不由的长叹一声,一把抱起了这个小男孩,另一只手却是轻轻的拍了拍小孩的后背。此时此刻,他又哪里来的心情给这个小孩讲故事,死亡的阴影笼罩在这片小部落之中。而他作为族长,早已经是心力憔悴,有些令不从心了。
“咳咳。。。。。。”刚才只不过用力抱起这个小孩,他就开始咳嗽了。也不知道他还能活多久,或者是还能继续撑多久。此时此刻,他多么希望死的是自己,以自己的性命换取那些后辈的性命。
只是他终究还是失望了,一连几个夜晚,他都偷偷的一个人出去,希望能以自己的性命换回一个年轻人的生命。然而令他震惊又失望的事情发生了,不管他如何去做。那隐藏在黑暗中的怪物,似乎对于他这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可言。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問道長生錄 愛下-第二百四十七章:東谷部落
七天了,自从第一夜有人死了之后到现在,已经整整的过去七天六夜的时间了,而今夜就是第七夜!这几个夜晚,他就像做了一个噩梦一样。也许,他真的希望这是一个永远也不会醒来的噩梦。这样的话,那些年轻的生命,也就不用死了,而他宁愿一直长眠下去。。。。。。
轻轻的摸了一下小男孩的头,多么无忧无虑的年纪。而他的父亲才刚刚被怪物杀死不到两日的年纪,只不过他还不知道罢了。层级何时,七十年以前,自己不也是和这个小孩一样,央求着老族长给自己讲古是吗?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老族长不过才五十有余罢了。在自己的央求下,老族长给他讲了很多很多的故事。那一个故事,是那么的稀奇古怪,深深的吸引着自己稚嫩的心灵。
如今时光荏苒,恍惚之间已经过去了足足能有七十年的时间了。这七十年以来,东谷部落虽然遇到过一些天灾人祸,总算是天无绝人之路,挺了过来。他也算对得起上一代族长的重托,九幽之下,也足以面对第一代老族长了。
可是这一切,都在七日前的时候,变成了奢望。一个接着一个的青年死在这黑暗之物的手上,这些人可都是族里生存的根本啊。他眼睁睁的看着族人一天比一天少,心里又如何能不生出悲怆之感。
可是这一切,他又怎么能告诉这个天真的小孩子。他这个年龄,正是无忧无虑的时候。一旦让小孩知道了他父亲是被怪物杀死的,那将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他这个族长又该如何面对这个小孩。。。。。。
“小山,今天族长爷爷给你讲一个仙人的故事吧。。。。。。”苍老的声音不失浑厚之意,老人轻轻的拍了拍小孩的头。只看见这个小孩,大大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时候,有一个地方,那里生活着许许多多的人。他们每天都无忧无虑,悠然的生活在那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那里,有许许多度的花草,还有着许许多多的小动物,还有着。。。。。。”
老人讲到这里的时候,不禁苦笑了一声,心里想着,这几十年的时光,自己是白活了。现在的自己真的苍老到这个地步,竟然连说话都语无伦次,前言不搭后语了么。。。。。。
“自己真的老了么。。。。。。”两行微微有些浑浊的的泪水,缓缓的从眼角顺着沟壑纵横的脸颊流了下来。不由的用粗糙的衣袖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深深地吸口气,努力让自己脸上露出些许笑意。
“族长爷爷,族长爷爷,你别哭,小山不让你讲故事了。小山以后会乖乖的听族长爷爷,听阿爹的话。等到奖励长大的时候,做一个最勇猛的战士,保卫族长爷爷,保卫咱们这个村落。”
多好的孩子啊,还以为是自己的原因这才让自己哭了。真希望这个孩子能顺利的长大,将来做一个勇猛的男子汉。这位身形有些佝偻的老人,心中感叹的同时,又隐隐约约的觉着这一幕,怎么会如此的熟悉。
“噼里啪啦”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微微又清脆的声音不禁打断了陷入沉思的老族长。远处的火苗忽高忽低,眼看着火堆里的干柴将要燃尽之时。老人轻轻的拿起了身旁的干柴,一跟接着一根的加了上去。。。。。。
火势微微的大了起来,慢慢的的照亮了茅草屋里的每一个地方。老人此时此刻不知道为什么,在说了这么多的话之后。心中的那一股悲怆之意似乎加重了许多,甚至是有了一些心烦意乱之感。
“终于又快到午夜的时候了,不知道这一次部落里,会是哪一个孩子遭遇不测,死在那怪物的手上?是大河?是阿六?还是。。。。。。”
老人面色苍白,无力的低语着,那一个个鲜活的面容,一个接着一个的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就像闪电一般,在其意识之中划过,紧接着,又迅速的消失不见了。。。。。。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問道長生錄 線上看-第二百二十六章:仙府之行(十六)看書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金丹大劫,金丹大劫,竟然真的是金丹大劫。。。。。老夫终于看到有人可以修炼三门真诀了。。。。。。”
白虎残灵静静的坐在蒲团之上,轻轻的低语着,眼中更是流出一股不可置信的味道。一旦成就金丹道果,这就意味着石易风彻底的修成了这种真功!其实力的提升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他的潜力更大了。
这种方式,的确是缓解了石易风目前的危机!如同凡人世界中的战争,本来只是两个国家的的战事,随着第三方势力的插手,战况肯定会发生一些变化。就算这第三方的势力并不太强,在特定的时候,也足以影响整个战局。
不过,其背后隐藏的弊端,石易风心中也是十分的清楚。这一次两道本命元神,就已经险些要了他的性命!这三道元神一旦在将来某个时候,万一暴动的话,那个时候,恐怕就不是这一次这么简单了。
现在说这些话,的确是为时尚早!当务之急的事情就是如何顺利的渡过这次天劫。那高空之上的滚滚劫云,其声势可以说是甚为浩大,已经堪比寻常金丹修士破丹化婴时候的天劫。
就在外面雷声震天,劫云翻滚,电光闪闪的同时,石易风的丹田之内终于陷入了暂时的宁静之中。一清一白两道本命元神,也不知道何时停止了打斗,而是小心翼翼的盯着一旁,越发凝实的剑气!
这种情形倒也算还算是在意料之中,也不枉费了石易风冒着极大的风险,才做出了这个选择。其实刚开始他的确有些担心,万一自己的选择是错的,那无异于给自己又种下了一颗不安定的因素。
所幸的是,这一切似乎都在按照他的意思而进行着,眼下的危机,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至于将来,将来如果再出现什么其他大事的话,那也只有听天由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也许这是一种饮鸩止渴的方式,然而现在的他,也只能这么做了。抬头望了一眼天上翻滚着的劫云,石易风神情之中虽然有些慎重之意,却也并不是太过在意。
这倒不是说他有些自大,不把金丹大劫放在眼里。相反的是,经历过这许多多的事情之后,石易风的心中,已经多多少少的看淡了。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这个道理,他自然十分清楚。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問道長生錄 線上看-第二百二十六章:仙府之行(十六)讀書
眼下,他为了生存,为了活命,不得已而为之。这已经是在与天斗,与地斗,更是与自己斗!然而,生老病死,乃是道之所在,大道本不允许有人逆天而行。修者本身就是逆天而行,只不过寻得了这一丝大道之机,故而上天并没有斩尽杀绝,反倒是留下了一线生机,这也就是天劫的来历。。。。。。而他的情形,可以说是比之逆天而行的做法更甚一步!
下一刻,石易风的身体终于缓缓的升了起来,一丈、两丈、三丈。。。。。。直到距离大地能有数百丈之高的时候,这才慢慢的停了下来。迎着逆乱的狂风,身上的衣衫猎猎作响,眼眸之中电光闪闪,双耳之中雷声滚滚。。。。。。
“来了。。。。。。”
轻轻的低语一声,石易风负与背后的双手默默的舒展开来,口中念动剑决,顿时间一股凌厉的气息向着四周轰然而散。手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把若有若无的剑光不断的吞吐着。
“轰隆隆”“轰隆隆”的声音,从天上快速的传了过来,一道道无比粗大的闪电,噼里啪啦的朝着石易风飞奔而来。其威势之猛烈,声势之强大,较之上一次的金丹大劫而言,丝毫不弱!
石易风没有退缩,手中的剑光也在这一刻,仿佛化作有形之光,朝着噼里啪啦的闪电猛然冲了过去,纠缠在一起。。。。。。
它们之间,可以说是对立的关系,不死不休!一个是为了惩罚那个胆敢逆乱而行,挑衅大道,不知天高地厚的作乱者。而另一个,则是为了保护自己苦苦得来的道果,只能殊死一战,别无退路!
剑光的力量,终究不是雷电之力的对手,仅仅支撑了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就被彻底的击溃,消失在了石易风的眼前。而那股雷电之力,也在这段时间之中被消耗了不少的力量,威势只剩下了不到一半。
蓦然之间,石易风深深的吸了口气,周身之外那若有若无的剑光,微微凝实了一些,紧紧的护住了他的身体。而雷电之力也在这个时候,终于落在了他的身上,顿时传来一阵“噼啪”“噼啪”的声音。
其丹田之中,剑气开始快速的吸收着雷电之力,慢慢的变成了只有一寸来长的古朴长剑虚影。这柄短剑虚影,肆无忌惮的浮在丹田边缘之地,如同饮水一般,贪婪的汲取着周围的每一丝雷电。
渐渐的,短剑开始慢慢的朝着丹田中央的位置移动着,直到吸收完了这最后一丝的雷电之力,这才终于停了下来。就在此时,那两道本命元神,同时睁开了双眼,若有所思的看着短剑虚影。。。。。。
“还不够。。。。。。”
石易风有意无意的朝着天际之中,轻轻的低语一声,眼神之中不禁出现了一丝莫名的意味。
果不其然,天上的劫云好像是有了生命一般,开始剧烈的翻滚着,似乎在说自己什么时候曾被一个渺小的生灵所轻视过。自古以来,凡是胆敢挑衅天威者,不知道有多少死在了自己的手中。
此时此刻,下方这个渺小的生命,竟然敢轻视自己,这分明是挑衅!这已经是多少岁月不层有过有过的事情了,想不到会在这个时候,让自己又碰到了。要是不将这个卑微的生命斩杀了,自己怎能平复胸中的怒气?
“轰隆隆。。。。。。轰隆隆。。。。。。”的声音,比之先前足足大出了两倍之多。一时间乌黑的劫云彻底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巨大的雷电光球,劈啪作响,摄人心魄!
“糟糕!”石易风心中顿时生出一股不妙之意,没等他反应过来之时,那巨大的雷电光球,携带着煌煌天威,快速的朝他飞了过来。仓促之中,石易风只能口中默念万剑归元真决,周身的剑光快速的化作一道古朴的长剑。
“疾!”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問道長生錄笔趣-第二百二十六章:仙府之行(十六)鑒賞
古朴的长剑四周剑光剧烈的闪动的同时,猛然朝着雷电之力所化的光球刺了过去!而石易风也在这一刻,身体急忙朝着后方退了出去,目光却是一直紧紧的注视着前方。。。。。。
“轰”的一声巨响,长剑终于与雷电之力所化的光球碰撞在一起,一股巨大的气浪,迎面而来。石易风眉头微微一皱,伸出手轻轻的向前一挥,这才将这股巨力抵消了。而身前不远处的古朴长剑,此刻就好像插入了光球之中,一点一点的向着中心之处插了进去。
看到这种情形,石易风不由的轻叹一声,心道这煌煌的天威之力,果然不是人力可以彻底的消除。眼下看似长剑插入了光球之中,占尽了优势。实际上,则是那雷电之力正在慢慢的吞噬长剑。
不出意料之外的话,长剑也只能再支持盏茶的功夫,而他也不能动用其他两道本命元神的力量。否则,必然会引起天劫反噬,到了那个时候,定然会出现威力更大的天劫,他没有丝毫的把握可以渡得过去。
“只能硬抗了!”
整个人身上忽然被厚厚的剑光笼罩,石易风不退反进,快速的向着光球迈出几步。丹田之内的一寸短剑虚影在这个时候,似乎也明白了他的想法,开始发出一道道的剑鸣声。。。。。。
“叮。。。。。。当。。。。。。叮。。。。。。当”
雷电光球似乎听到了淡淡的剑鸣声,气息忽然一变,长剑顿时被其彻底的“吞”了下去。紧接着,猛然向前一跳,钻入了石易风的体内,一道道破坏力极强的雷电之力,顺着经脉,直达其丹田内部。
優秀言情小說 問道長生錄 txt-第二百二十六章:仙府之行(十六)展示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問道長生錄-第二百二十六章:仙府之行(十六)熱推
“噗”的一声,石易风再也压制不住雷电之力带来的伤势,喉咙微微一甜,一口鲜血顿时喷了出来。轻轻的擦拭了一下嘴角的鲜血,这才感觉到胸口之处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丹田之内,也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恐怖的雷电之力,一道接着一道,直直的打在短剑虚影之上,直欲将其彻底的灭杀。至于其他两道本命元神,则是凝重的望着这个不速之客,稳如泰山!
幸好的是,这一道道的雷电之力,似乎只是认准了这个短剑虚影,只是单纯的想要将其毁灭,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否则的话,一旦引起其他两道本命元神的暴动,后果可想而知,恐怕石易风断然没有回天之力。
慢慢的,短剑虚影开始被一层白光笼罩,而这道虚影终于开始变得凝实起来,一分,两分,三分。。。。。。十分!神清气爽的气息,瞬间将石易风的疼痛感取而代之,轻轻的舒了口气,立刻祭出神识去往丹田。
丹田之内,一个两寸大小的剑丹,静静的漂浮着,隐隐约约的,好像能看到剑丹之内,似乎有一把一寸来长的短剑,熠熠生辉。。。。。。

都市言情 問道長生錄 線上看-第二百零六章:心結執念推薦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这倒不是说他畏惧那些未知的修士,只不过有些事情对她来说,或许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更何况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种费力又不讨好的事情。当务之急,他只想着怎么和杜墨言将事情说清楚。
诚然,经过这一系列的执念之争,他固然是明了了一些事情,然而,这件事情,杜墨言会如何抉择,他心里并没有底,万一这个清高的女子做出一些不好的事,那他将会愧疚终生。。。。。。
然而石易风摇头的那一瞬间,已然表明了许多的东西。他能看得出来,公冶白以及其他三人的情绪明显有了一些失落。只不过,他也不想多说些什么,毕竟天下间没有不散的宴席,该分别的时候,终归是要分别的。
“石头,你真的不跟我们一块回天龙城看看?”
公冶白终究是不死心,又是一句劝导的话。他对于石易风相交多年的好友,可以说是无比的重视。两个人之间的这份友谊,绝对没有掺杂着任何的其他东西。故而,倒也不担心石易风会因为自己不停的劝说而有所不悦。
“老白,你不用多说了,石某目前的确是无意前往神都城,更别说那位上古大能前辈留在人间大陆之上的洞府了。我看不如趁这段时间,几位道友也上石某家中坐坐,好好的畅谈一番,岂不美哉!”
沉吟片刻之后,石易风终究还是拒绝了公冶白的好意。其实他呀是极为矛盾的,修道七年以来,且不说他经历了多少的风浪,心中的确是感觉到有一些疲倦之意。这还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就是这几日的事情,让他感慨颇深,一想到家中还有一个女子的时候,他心中终究还是有些茫然。
虽说,心结已然解开,然而,他毕竟不是圣人,做不到道法自然。心底的那一份纠结,始终还在羁绊着其内心。现在,他只想怎么去面对家中的女子,至于何时能够心中再无羁绊,那只能靠着时间来慢慢的消磨了。
公冶白眼见自己等人几次三番的邀请,还是被石易风委婉的拒绝,心底始终有些失落。然而他天生乐观积极,对这位故友的脾性了解的很是透彻,知道他不喜欢这种场合,也不好再劝说什么。。。。。。
“既然如此,石头,我四人先行一步,等下次有机会的,一定登门拜访。到时候,你可别太小家子气,得好好的招待我等一番才是。。。。。。”
“哈哈哈,石道友,我等就此别过了。。。。。”
“石道友,后会有期!”
“石道友,保重!”
几个人纷纷伸出双手,微微抱拳,道了几声别离之后,一齐化作遁光,冲天而起向着远处快速飞去。一时之间,偌大的沼泽之地,只剩下了石易风一人静静的抱拳,站在原地之上。
“保重。。。。。。”
喃喃低语的石易风,眼神之中露出一股不舍之意。本以为几个人或许能促膝长谈一番,品论天下间修道英才。可是,这一切,终究是来的太快,去的更快,直让他感觉到心中蓦然生出一股萧索、悲凉之意。
空中的红日,已渐渐的越来越高,微微抬头望了一眼,顿时感觉到阳光有些刺目。下意识之中,石易风如同尘世之中的凡人一般,不禁用衣袖挡在了前方,这才感觉稍微好了一些。
“上古大能遗留的洞府。。。。。。这一次,不知道有多少人将会在这一次际遇之中丧生?又有多少人能撇开那一丝贪婪之心,肯适可而止?难道这一切真的避不开么?”
“一个半甲子的时间,封印破开,魔界入侵之日,百年之后上古遗留战场现世。。。。。。这难道说真的只是巧合么?如果是巧合的话,那也就算了。只是,为什么自己一直感觉到似乎这一切,好像被什么人在幕后博弈一般!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又该何去何从?”
低沉的声音,伴随着周围的冷风,慢慢的消失在了天际之中。石易风身躯微微一震,身上顿时一股清光闪烁,“呼”一声响动。远远望去,哪里还有他的身影,偌大的沼泽之中空无一人,只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深坑,一股股的清水,冒着热气,慢慢的涌了上来。。。。。。
太玄山脉,浩瀚无边的太玄山脉连绵纵横万里之长,数千里之宽。一座又一座的山峰,高低不同的耸立在这片世外之地。如今正是凛冬之末,冬去春来,万物朦胧的时节,时不时传来一阵阵的鸟兽之声。
道峰大殿之中,卫一真人端坐在主位之上,与其并排而坐的是一个身材高大,披头散发的中年人。此人容貌虽然说不得英俊,却也是相貌堂堂,不怒自威,极为惹人注目。
此人竟然能与修道界之中的巨头,东域监察盟盟主之一,号称问道双绝之一的卫一真人并排而坐。可以想象,这个人绝对不是普通人,其修为恐怕也是高深莫测,不比卫一真人逊色几分。
“呼延老友,几百年不见,道友还是一如既往的英姿勃发,慷慨豪迈,修为更是达到了渡劫后期的境界,实在是可喜可贺。只是道友这一次前来问道宗,想来是肯定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吧。。。。。。”
几百年的时光,卫一真人久逢未见的老友,竟然来到了问道宗之中。这一幕,使得卫一真人,心中波澜骤起,平静许久的思绪,终于不再平和。然而,此时一宗之首道运真人不在宗门之内,这里一切以他为主,就算是心中再怎么惊喜,也要顾虑到其他人的眼光。
当着这些众多师弟、师妹的面,这一份尘封了足足几百年的友谊,只能被其深深的克制住。
呼延离!一个浪荡于修道界之中,游戏人间的绝世高手,其名讳也许在一般的修士耳中听来,并不响亮,甚至绝大多数的年轻修士,根本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然而,对于那些修为高深的前辈修士而言,这个名字丝毫不差于那些超级势力之主,各域的天朝圣上!
“怎么,呼延道友?一别几百年的时间,想不到道友也变得如此沉默寡言了,想来这可不是道友的性格吧。。。。。。”
呼延离数百年以来从未波动的心境,终于变了,暗暗诧异卫一真人的变化有些不可思议。想不到并排而坐,更是这个有着过命之交,一向沉默寡言的卫一真人,竟然还会说出如此的调侃之语。
“卫一兄严重了。。。。。。”
高大的身躯,忽然间站了起来,也不管周围的人如何看待自己,自顾自的朝着道殿大门方向走了过去。直到走到了道殿门口之后,这才停住了脚步,整个人慢慢的转过身,扫视了一眼大殿之上的众人。
“师兄,你二人多年不见,好好叙叙旧也好,不如我等先行回去。”
“师兄,我等先行告退!”
。。。。。。
轻轻地摆了摆手,卫一真人没有开口说话,直到这些人离开大殿之后,这才猛然抬头。一个箭步向前,朝着呼延离的方向来了一个熊抱!两个人用力的拍打着对方的后背,许久之后,才平静下来。。。。。。
“卫兄!七百年前的事情,你还是耿耿于怀?难道这一切。。。。。。“
“这一切!只有血才能化解!卫某曾经发过毒誓,此生若是不斩杀阴魔子,决然不会幻化回本来面目!”
“幻化?难道以道友的修为,也无法彻底的恢复真容!”
“谈何容易。。。。。。”
好看的都市言情 問道長生錄 愛下-第二百零六章:心結執念讀書
卫一真人长长的叹了一声,神情之中一片萧瑟、落寞之意。呼延离急忙上前一步,拍了一下卫一真人的肩膀,卫一真人的脸色,这才微微好转一些。两个人,并肩而立,朝着大殿之外,望了过去。。。。。。
“道友,依你所言,七百年的时间里并不是你不想恢复真容,而是诅咒之力太过霸道所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以你的修为此时恢复真容的话,应该不难!道友是不是有什么顾虑。。。。。。”
“也不尽然,呼延道友,当时你我等人的修为不过元婴之境,而那阴魔子已经是出窍境界的修者。对方拼命施展出来的诅咒,决然不是我等元婴修士可以轻易化解的。如果不是卫某修炼的乃是专门克制魔族的功法九霄金雷的话,恐怕当时就会身死道消,能捡回一条命就不错了。。。。。。”
“至于原本的真容,虽然可以幻化!然而,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卫某又怎么会为了所谓的面子,去这么做!更何况,这样子也能时刻提醒卫某,魔界之辈一日不除,隐患终归一日不消!”
呼延离自然对这个老友的脾性知晓的一清二楚,正如卫一真人所言。如果不让他亲手诛杀了阴魔子的话,这一辈子,卫一真人都不会平静下来,更何况恢复真容了。
然而,他这一次自是有备而来,为了这一天,他可以说是等了几百年的时光。当年,若不是卫一真人拼死抗敌,他或许早已埋尸荒古。如今,心中的结,埋藏在心底的执念!或许真的可以解开了。

优美言情小說 問道長生錄-第一百九十一章:螳螂捕蟬相伴

問道長生錄
小說推薦問道長生錄问道长生录
与此同时,距离此处能有百里之遥的沼泽深处,一处足足能有五六间房屋大小,散发着幽幽绿光的“光茧”不停地旋转着。这种清幽的绿光,散发出一股股清冷之意,让人心中不自觉增加了一种寒意。
方圆一里之内,并没有凛冽的寒风吹打,举目而望之下,除了唰唰的雪落声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
绿色的光茧之内,隐隐约约之间,似乎有一个身躯娇小、状如仙禽一般的影子不断地飞舞着。从天而降的大雪,弥漫之中,从空中开始慢慢的变成气旋一般,缓缓的向着光茧之中的身影汇聚着。
忽而,那盘旋的着身影,瞬间停了下来。一道道晶莹的绿光,从其身上向着外界激射而出。“砰”“砰”的声音不绝与耳,巨大的光茧在其剧烈的碰撞之下,开始瑟瑟颤抖,直欲崩塌。
持续了足足能有一刻钟之后,那仙禽一般的身影,似乎终于有些累了,缓缓的停了下来。然而,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仿佛不甘心一般,又开始在光茧之内,快速的飞舞起来。一时间,四周的雪花,又开始如同之前一般,化作一道道气旋,轻轻地朝着光茧落了下去。。。。。。
“大哥,不能再等下去了,那小娘们儿恐怕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这等天材地宝,可以说是千年一见的宝物,如果我们兄弟得到的话,不敢说能彻底突破到下一个境界,最起码也能将其练成一个杀手锏!”
“大哥,老四说的很对,我们兄弟不如直接去寻找宝物。如过那小娘皮再纠缠的话,我们也不用顾虑什么,直接出手将她斩杀了。。。。。。”
“是啊,大哥!二哥说的有道理,眼下这里的人越来越多。如过再拖下去的话,到手的宝物就要飞了!”
满脸横肉、身高马大的男子,此时可以说是不胜其烦,脸上不禁透出一股股暴戾的气息。这么僵持下去,对几个人来说,越来越不利,尤其是这一刻钟的时间,那白衣女子,可以说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再者就是,那三个人,尤为深沉,就这么静静的站在空中,像看戏一般。
“杀!将这四个人全都杀了!”
这一声,如同吼出来一般,巨大的声音,将飞舞在空中的雪花都震得停了一下。包括慕容嫣在内的四个人,听到这一声之时,眼中隐隐之中,似乎有着不可置信之意。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五个人竟然这么肆无忌惮,毫无顾忌,这分明是没把自己等人放在眼里。
几个人虽然没有料到,这五人竟然如此凶悍,说打就打,然而他们毕竟修为也是不俗,手中动作却是丝毫没有停下来。
慕容嫣此时此刻,虽然并不信任这后来的三人,却也是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暂时与之结成同盟,共同抵抗这凶神恶煞的五人。至于这三个人,均是叹息一声,神情之中略显失望,手中的法宝却是精光闪闪,一眼看去这三件法宝,颇为不凡的样子。
瞬息之间,五人的身影已然慢慢的由小变大,突兀的出现在几人面前。慕容嫣严阵以待之时,手中的铃铛闻风而涨,凭空增大许多。只见她轻轻一跃,整个人稳稳的站在铃铛之上,说不出的翩翩之意,哪里还有之前受伤之时,灵力不支的样子。
其余三人,却是截然不同,或许是三人性格使然,或许是为了衡量对方的实力。这三个人,并没有第一时间闪躲,避开五人的锋芒。手中的法宝,顿时发出一阵阵的响声,三个人反而冲着那五人冲了过去。
“叮叮当当”的碰撞声,瞬间就将四周的风雪声淹没在其中,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双方交手何止百下之多。一道道光芒交错碰撞之中,形成了一股股巨大的气浪,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出。
密集的雪花,就好像遇到了极大的阻力一般,在这片天地之中,不断地上下翻滚着,而远处,那些雪花却是一如常态一般。远远望去,九个人影来回挪移之间,光芒闪烁之中的区域,简直就是一番难得一见的奇景。
也亏得这里荒无人烟,茫茫千里沼泽之地,并不适合凡人居住。否则,如此浩大的场面,若是被一些凡人看到的话,不出几日的时间,就会流传于人间大陆之上,被世人传颂。
沉默许久的石易风,隐隐之中,总感觉到有一些不妥之处,可是任凭他怎么思索,都想不明白其中所以。冥冥之中,他似乎能感觉到这里有一股极为不寻常的味道,似乎幕后还有人不曾出来,这也是他一直不曾出手的最重要的原因。这个时候,他不能将自己暴露出来,除非慕容嫣的性命受到威胁,那个时候,也就顾不上这么许多了。
慢慢的,他脑海之中不禁出现了一个许久之前看到的情景。到了他这般的境界,所有的事情,几乎可以说没有什么东西是凭空而来。任何的事情,对于他来说,都有着极大的因果关系。
对于这一点,石易风自然是深以为然,于是脑海之中,开始仔细回忆着这件事情的每一个细节之处。
小村附近有许多的大树,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了众多小伙伴玩耍的好地方。以至于很大一部分的玩耍时间,小村的孩童都是在这树林里度过的。至于小村东头的小河,倒是因为村中长辈的训诫,这些年纪尚小的孩子,倒是畏惧大于兴趣,很少去那个地方玩耍了。
那个时候,石易风也才仅仅十一二岁罢了,正值烈日炎炎的季节,从清晨开始,空中就弥漫着一丝丝闷热的味道。石易风脾性喜静,就算与那些伙伴出去玩耍的话,大部分的时间也都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一边,默默地看着那些欢声笑语的小伙伴。
那一日,也没有什么例外。正直正午时刻,吃完饭之后,大人们也都疲惫不堪的午睡了。小孩子可以说不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精神活跃,好像不知道什么叫做疲倦似得,唧唧嚷嚷着来到了石易风家门口。
知会了父母一声之后,石易风才兴冲冲的与这些伙伴有说有笑的朝着附近的树林走了过去。这一路之上,除了暴晒的烈阳,让他感觉到有些不适之外,总的来说,其心情之上,还是颇为愉悦的。
数百丈的距离,如果是一个人走的话,那可能会觉得很长。然而这些人作伴之下,你来我往的跑跑跳跳之间,他倒是没有感觉到花费了多少的时间,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了这片树林之外。
儒道妖修 步小亦
“知啦”“知啦“的声音,不知道有多少只知了的叫声,一声接着一声,一声覆盖着一声,到了最后则是无数道声音几乎同时响彻在石易风的耳中。莫名的烦躁顿时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只觉得一股无名之火似乎要喷将出来。
本来想借这个好好的同这些小伙伴玩一次捉迷藏的游戏,也省的这些小伙伴总是借机埋怨自己。然而,这以往听来颇为顺耳的知了声,今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觉得格外的刺耳。
不出意外,他还是没有心情去玩那些游戏,随便找了一个地方,靠着大树背后,静静地坐了下来。那些伙伴似乎也早就知道是这种情况,一个个的嘟囔了几句之后,也就没有再多说些什么,转身开始玩起了“令人神往”的捉迷藏。
总裁哥哥温柔点
令石易风感到意外的是,刚坐下没有多久的他,心中的那股无名之火反倒是慢慢的消失不见了。静下心来之后,这才发现脸上早已经出现了许多的汗水,微微地用衣袖擦了一下脸上的汗渍,仰头向着上方望了上去。
星星点点的阳光,从茂密的树叶之中投了过来,这一幕如同梦境一般。借着柔和的光芒,映入石易风眼中的是一个极为有趣的情景。
一丈多高的树叉之上,一只知了静静的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殊不知危险已经悄悄的降临了。距其不到一尺的远的地方,一只好像饿了许久的螳螂正在一步接着一步、极其缓慢的向着它爬行着。不出意外的话,等待知了的命运将会是成为螳螂饱餐一顿的食物。
这种情形,实际上平日里,倒是常常的听村里的老人说起过,日子久了也就慢慢的习以为常了。然而,年龄尚小的石易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亲眼所见之后,整个人的心神都放在了这个上面。
本以为事情到了那种程度,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谁知道等他微微有些烦躁之时,目光之中却是出现了让人惊讶的场景。
距离知了和螳螂一丈不到的地方,树叶茂盛的枝头上,一只手掌般大小的黄雀目光及其冷静的盯着眼前的这一幕。对!就是冷静,这一点石易风直到现在都不会忘记,他之前从来没有见过黄雀的眼神竟然如同人类一般,能带给他这种感觉。。。。。。
“冰魄之精为蝉,慕容嫣为蝉,五人为螳螂,这后来的三个人,恐怕也只是螳螂罢了。。。。。黄雀呢?还在隐忍着么?”
一阵呼啸的风雪声,将他的声音瞬间淹没,望着远处正在半空之中大战的九人,石易风的神情却是越发的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