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回到宋朝當暴君-第2623章 2299.隔代親展示

回到宋朝當暴君
小說推薦回到宋朝當暴君回到宋朝当暴君
随着夜幕渐渐降临,长沙城内华灯初上。
街道上悬挂着各式的灯笼,还有不少人手提着灯笼,虽不说亮如白昼,却是更显得热闹。
赵洞庭一群人也随着人潮往河边去了。
花船已经集中在河中的小岛旁。
河面上漂浮着不少莲花灯,随波逐流。夜空中也有不少孔明灯冉冉升起。
今日的长沙真是今非昔比了,已经是一个完全的国际大都市。
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可以看到不少外国面孔,穿着各有特色的服装。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不一而足。
这是在大宋曾经最为繁荣的那个时代也绝对看不到的场面。
“炊饼,热乎的炊饼啊……”
“煎饼果子……”
“臭豆腐,油炸臭豆腐咯……”
街边摆着各种小摊,飘香四溢,小贩站在摊旁,吆喝着嗓子叫卖着。
那悬挂着的灯笼下,是一张张喜庆洋洋的脸。
如果要在这个年代评选最具幸福感的城市,那长沙应是当之无愧的。
赵洞庭回头瞧瞧孩子们,脸上不禁露出微笑。
这些小家伙们啊,到底还是在宫里闷坏了。你看这,一个个吃得满嘴流油的,手里还拿得满满当当。
那一张张小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又童真的笑容。
只却是苦了武鼎堂的那些个大高手们。
瞧,现在已是武鼎堂副堂主,跻身真武境的国丈大人朱宗耀,可不就是被两孩子糊得满脸是油,却不舍得怪罪半句,还满脸陪笑?
他左手抱着赵青,右手抱着赵蚨。这是朱庆瓷、朱青蚨姐妹两给赵洞庭生的孩子,也就是朱宗耀的外甥和外甥女。
两个小娃娃都才不到九岁的年纪,又本是被捧在手心里的,朱宗耀是比对自己亲孙子、孙女更疼爱的,哪里又舍得骂?
哪怕是被弄得满胡须是油,也只能苦笑着。
而他这还算好的。
在他旁边,堂堂的青衣剑仙、极境高手,也同样是当朝国丈的君天放,还有全世界当之无愧的最强者空荡子,哪个不是衣领上都是油?
但这些光说出名号便能让大宋江湖震荡的高手们,此时个个都满脸是无奈之色。
他们其中不少都没有后代,是将赵洞庭的这些孩子当成亲孙子、亲孙女对待的,比对赵洞庭还亲,比赵洞庭对孩子还要宠溺。
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毫不为过。
赵洞庭瞧在眼里,却也只能听之任之。因为他知道,就算自己跟这些前辈们说不要惯着这些孩子,这些前辈们也听不进去。
到河边码头处,便是愈发的热闹了。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回到宋朝當暴君 起點-第2623章 2299.隔代親閲讀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回到宋朝當暴君討論-第2623章 2299.隔代親鑒賞
这里真正是摩肩擦踵。
如若不是有空荡子、君天放等人相陪,赵洞庭还真不敢随便带着众女和孩子们来这样的场合。哪怕已经经过易容。
这里是看那些花船看得最为清楚的地方。
每年到这个时节,居住在这里的人也能借此发点小财。
他们将自己家里楼上靠窗的位置租赁出去。有的是富家公子愿意花不小的价钱租下来。
不为别的,就是一睹那些花魁们的风采。再就是自己身份的象征。
谁家公子哥要是连个好位置都弄不到,那就是没面子的事情。甚至可以上升到家族颜面上去。
这种事情,就算是赵洞庭再怎么管束这些公子哥也没法避免的。而且赵洞庭也从来没想过要去打压这些风气。
因为知道不会有什么用。
看着沿街窗口上那些意气风发的、指点江山的年轻公子哥,或是含羞带怯的富家小姐们,他也只是摇头笑笑。
朱宗耀则是面色有些讪讪。
因为他赫然看到有自己朱家的后辈了。
不过想到自家后辈还有分寸,也就释然。每逢花魁大会,各家公子哥都齐聚河边,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更和可有的家族的确在花魁大会里找到不错的女眷。
赵洞庭等人来得晚,又没什么安排。接连问过几个客栈,竟然都是满座,别说这么多人,连一个人都安排不下。
在河边,更是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虽然孩子们都有武鼎堂的高手们抱着,但这也不是个事。
还是朱宗耀讪讪提议,“皇上,我看到我家那两个小子了。要不咱们去他们那?”
他说的是已经提升为副提刑令的朱河淙的两个儿子。
如今朱河淙的两个儿子也分别有十九和十七的年纪,倒也能谈论婚嫁之事了。
老朱家一个国丈,一个贵妃,还有一个副提刑令,一个天究军总都统,现在可谓是大宋当之无愧的顶尖家族了。
赵洞庭自然也犯不上和朱宗耀客气,点点头道:“好。就听老丈人的。”
然后一群人便向着那间客栈走去。

精彩言情小說 回到宋朝當暴君 ptt-第2613章 2289.再相逢閲讀

回到宋朝當暴君
小說推薦回到宋朝當暴君回到宋朝当暴君
她心里也在期待着,来的人到底是不是赵洞庭。
虽然两人分开的时间还不是特别长,但现在正是思念最为浓郁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个晚上,李秀淑脑海里满是赵洞庭的身影,以至于彻夜难眠。
一路离着宫门口越来越近。
随着李走肖的脚步越来越快,李秀淑也不顾女帝身份的开始小跑起来。
看似是在怕李走肖跌倒,但实则是想快些看到宫门口的是不是赵洞庭。
“叩见皇上!太子殿下!”
宫门口,守门的侍卫瞧见李秀淑和李走肖都出来了,惊讶之余,连忙跪倒在地上。
“父亲!”
李走肖蹦跳着直接蹦到赵洞庭的面前。
赵洞庭将他抱在怀中。
李秀淑则是痴了,嘴角含着微笑,眼中的泪水却终究是淌下来。
虽然现在西夏处于太平盛世,但做皇帝的她难免有很多烦心事。有很多个瞬间,她都多想赵洞庭在自己身边,替自己分担烦忧。
她怔怔看着赵洞庭。
赵洞庭也看着她。
然后,赵洞庭用左臂抱着李走肖,右手对着李秀淑招了招手。
在侍卫和剑婢们极为震惊的眼神中,这位西夏的女帝陛下如同如燕归巢般跑到赵洞庭的怀里。
乐舞、岳玥和图兰朵、美清子看着都是微笑,甜甜地喊:“秀淑姐姐。”
赵洞庭轻轻拍着李秀淑的肩膀,道:“想朕了吧?”
李秀淑是他的女人里年龄最大的,也是他现在最为怜爱的。正如李走肖是他最为怜爱的孩子那样。
他们母子两到底没法像是其他女人、孩子那样能够做到随心所欲地陪伴在他身边。
李秀淑在赵洞庭的怀里用力点头,然后抬起俏脸问道:“你怎么来了?”
赵洞庭道:“想你了,就过来看看你。”
乐舞等女都是捂嘴轻笑。
其实皇上哪里只是想秀淑姐姐这么简单,只是若说他是特意为李秀淑而来西夏的,倒也说得过去。
即便就算不是,她们自然也不会拆穿赵洞庭。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回到宋朝當暴君 愛下-第2613章 2289.再相逢熱推
那些侍卫和剑婢仍然处于傻眼状态。
看着自家的女帝如同小女孩般,这种冲击着实是太大了。
这哪里还是在她们面前威严无上的女帝陛下?
这时候,李秀淑回头,带着些羞涩对他们说道:“这是大宋的天帝陛下,也是朕的夫君,朕的男人。”
她这番话,让赵洞庭都为之诧异。
李秀淑何时这么大胆呢?
精彩玄幻小說 回到宋朝當暴君 ptt-第2613章 2289.再相逢分享
难道自己终究将要拥有在西夏的“名分”了么?
那些侍卫和剑婢不敢怠慢,连忙对赵洞庭道:“叩见天帝陛下!”
以前的西夏总管在西夏相当于是宰相的位置,且是全权处理国事的那种。赵洞庭在西夏民众们心中的地位自然也是至高无上的。
可以这么说,赵洞庭在西夏的臣民们心中的地位甚至能够和李秀淑相比。
赵洞庭松开李秀淑,轻轻拂手,道:“多礼了。”
这些侍卫和剑婢便不由自主地起了身,看赵洞庭的眼神更是极为复杂起来。有感激,有尊敬,有震惊,各种情绪纷杂。
赵洞庭这手,无疑显示出赵洞庭的武道修为也是极高。
这位大宋天帝陛下当真堪称完美了,难怪能让女帝陛下都为之倾心。
随即,赵洞庭从怀中掏出送给李秀淑的礼物,道:“这是朕给你的礼物。”
他买的不过是些小玩意,两套耳饰,再有一根发簪而已。在集市上已经是最顶尖奢华的东西,但落到皇宫里就显得寒碜了。
不过李秀淑满心都是赵洞庭,哪里会在乎这么多?
她什么都不缺,要的只是赵洞庭的心意。
正如乐舞等女所料那般,看到礼物的瞬间,她眼中果然洋溢起满满的满足和幸福,轻咬着唇说:“谢谢夫君。”
这千娇百媚的模样,只差点让赵洞庭瞬间火起。
而李走肖则是问赵洞庭道:“父亲,你没有给我带礼物么?”
赵洞庭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道:“朕当然不会忘记我的走肖。你的礼物,在马车里呢!”
然后他就抱着李走肖钻进车里去了。
李秀淑脸上的幸福模样更是浓郁。
再出来时,李走肖怀里抱着几本书,如获至宝。
李秀淑瞥到书的名字,却是有些愣,随即些微埋怨道:“你怎么给走肖买这些书?”
赵洞庭笑道:“劳逸结合嘛,走肖还是个孩子。我知道你心急,但是,还是不要给他施加太大的压力啊。”
这话,让李秀淑微微愣住。好半晌,才轻轻点头。
她也意识到,自己对李走肖的关怀随时无微不至,但是,对他的要求也太苛刻了。甚至在剥夺他的童真。

精彩都市言情 回到宋朝當暴君討論-第2607章 2283.快刀斬亂麻分享

回到宋朝當暴君
小說推薦回到宋朝當暴君回到宋朝当暴君
他很难想象利州西路的官场现在已经腐坏到什么样的程度。
不交孝敬银的人基本上没有上升的机会,就算能力再出众,政绩再好也不行。因为年审不可能会有很好的评价。
这等于是将大部分能臣的上升道路断绝了。他们不可能拥有更宽广的舞台发挥自己的才能,为百姓造福。
甚至其中有许多性子较为刚直些的,都如同谭文并等人那样,直接被人整垮。
这完全会让利州西路的官场乌烟瘴气。
有能力,有操守的被罢官的罢官,入狱的入狱。
而那些个心中没有是非黑白的,则步步开始主导利州西路的官场。
且不说他们有没有能力,就算有能力,又能对利州西路有什么贡献?
舍得用钱买官的人,会是不冲着捞钱去的?
好在赵洞庭的心情涵养已经到达相当的地步,这才没有拿眼前的严才哲撒气。
“你去旁边站着。”
他对严才哲说,然后又看向辛修伟,“那社安局的费文成带过来没有?”
辛修伟道:“带过来了。”
然后向着屋外走去。
其后一个穿着绯色官袍的官员被他领了进来。
这官员看着也就四十余岁的模样。
这就是费文成了。
赵洞庭都有些因为他的年龄而惊讶。
费文成作为沔州社安局主官,不出意外应该还在利州西路社安厅也有职位。甚至还可能挂着沔州副知州的职位。
虽然应该也就是从五品左右的官衔,但这样的年纪,已经算是颇为出众了。
毕竟他不是如岳鹏等人那般是被赵洞庭直接提拔起来的。
“臣费文成叩见皇上。”
费文成刚刚进屋,就跪倒在赵洞庭的面前。
赵洞庭淡淡道:“你便是费文成?”
然后直接把严才哲刚刚写的供书扔到费文成面前,道:“这件事情,你该如何给朕解释?”
紧接着又对辛修伟道:“去安排人把沔州监狱里那些犯官都带过来。”
从严才哲这里已经打开缺口,他但如果不打算再拖延下去。就是要快刀斩乱麻,以最快的速度弄清楚利州西路的乱象。
辛修伟连忙答应,向着外面走去。
地上跪着的费文成才刚刚伸手去拿供书,听着这话,不自禁就哆嗦了一下。
脑门上汗都淌出来了。
沔州监狱里面有社安局里面哪些人,他基本上算得上是门儿清的。因为有不少人就是他给弄进去的。
而当他哆哆嗦嗦拿起供书,看过以后,脸色就更是苍白了。
心里慌张的同时,连杀严才哲的心都有了。
这家伙就这么自己把自己卖了?
自己对他那侄儿还算不错吧?
就两个月前还把他那倒霉催的侄儿提拔成副捕头呢!
赵洞庭盯着费文成,把他的样子都看在眼里。这会儿,知道火候应该是差不多了。
自己在大宋的威严还是很管用的。
若非是自己在朝中有着相当的威望,那就算自己是当今皇上,费文成、严才哲他们这些人也不至于会这么害怕。
“哼!”
他轻哼了声,道:“怎么?哑巴了吗?”
费文成抬起头,汗如雨下,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赵洞庭又道:“卖官鬻爵、大肆收敛孝敬银,该如何量刑,需要朕把提刑局的人叫进来帮你讲解讲解吗?”
费文成的脸色顿时更为苍白了。
此时此刻他承受着很大的心理压力。
他满脑子都在侥幸的想自己怎么样才能够逃过这场大难。
不承认严才哲给自己送钱这件事?
可该如何向皇上解释呢?
而等皇上把监狱里的那些曾经的同僚叫来,那些人又会如何在皇上面前控诉自己?
再者,自己家里搜出来的那些东西又该作何解释?
他赫然发现,自己曾经做过的自以为天衣无缝的事情,原来是充满了破绽。
当皇上从沔州这个泥潭里拔出来一个人时,剩下的那些人都很难脱身。
紧接着的刹那,费文成一身的精气神好似全然消散了。
他软倒在地上,喃喃道:“臣愿意认罪……”
赵洞庭道:“那就将你所犯的事情全部都给朕写出来。”
他把纸笔扔到费文成的面前。
至于费文成会不会有所隐瞒,他不在乎。因为,这个口子已经撕开,就没有任何人还能够再将其捂住。
还不等费文成写完,沔州监狱里的谭文并等人都被带过来。
赵洞庭把社安局下面的那些人宣进屋里。
费文成看到他们,脸色复杂。
其后,屋外跪地候着的那些官员一个个接连被赵洞庭叫进屋里。
辛修伟也没有消停,随着招供的人越来越多,他不断地派遣将士前往各处衙门拿人。
一时间,这光天化日下的沔州恍如天摇地动。各大衙门里的官吏全都没心思做事了。
连市坊间也开始流传各种消息。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回到宋朝當暴君-第2582章 2258.準備練手熱推

回到宋朝當暴君
小說推薦回到宋朝當暴君回到宋朝当暴君
小厮愣愣向着外面跑去。
连这位沅陵剑仙都被秒杀了,他可不敢违抗赵洞庭的话。
傻子都看看得出来,眼前这位是位大高手。
没瞧见刚刚他怎么出手的都没看清,沅陵剑仙就跪地上了?
其实这佩剑青年在沅陵还真是有点名气的,在年轻辈中更是鹤立鸡群。
即便如今大宋江湖人才济济,沅陵之地,也就那么两三位上元境的高手而已。
小厮出门抱起那卖唱的老人跑远去了。
饭馆内静悄悄的。
那些食客们都望着赵洞庭傻眼了,这会儿才回过神来。
唯有乐舞、图兰朵等人在低声说笑。
熱門都市小說 回到宋朝當暴君 線上看-第2582章 2258.準備練手相伴
过好半晌,那佩剑青年总算是缓过劲来,脸色涨红,那是羞怒交加,恶狠狠盯着赵洞庭,“你到底是什么人?敢不敢留下名号?”
赵洞庭却说:“谁让你站起来的?”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回到宋朝當暴君 ptt-第2582章 2258.準備練手
于是,佩剑青年双腿才刚刚离地,又一声惨叫,跪了下去。
他双腿上插着两根筷子,就剩下尾部一小段还露在外面。
仍是没有谁看清楚赵洞庭出手。
赵洞庭对那两个跟班道:“你们去把他家中长辈叫来。”
他不在乎在这耽误点时间。
敲打敲打这些不老实的武修,以后也能让不少平民百姓少受到欺负。
两个跟班相互掺着起来,一瘸一拐向着外面走去。
饭馆里有些食客的脸色却是有些变了,然后有人向着外面走去。
掌柜的走到赵洞庭面前,低声道:“这位、这位大侠,您还是快些走吧……”
赵洞庭抬眼看他。
掌柜的瞧瞧地上跪着的佩剑青年,道:“这位是旭日剑派的少主,您、您惹不起啊……”
佩剑青年的性子倒是有些出乎赵洞庭的意料。
他可能是深谙人在屋檐下的道理,这会儿竟是只咬牙低着头,没说出什么狠话来。
赵洞庭对着掌管的笑笑,露出两排大白牙,“无妨。这世上,还没有我惹不起的人。”
他说的是实话,但落在掌管的耳朵里,就实在是吹天大的牛了。
你以为你是皇上呢?
他都不知道该再说什么好了,叹了口气,又回到柜台里。
佩剑青年他惹不起,赵洞庭,他劝不动。
他和饭馆里其余那些食客那样,都只是寻常人。看得出赵洞庭厉害,却不知道赵洞庭有多厉害。
乐舞捂着嘴笑。
大概过去不到半个时辰,饭馆外传来阵阵马蹄声。
始终跪在地上低着头的佩剑青年终于抬起头来,看向赵洞庭狞笑。
旭日剑派在沅陵这片很有名气。
除去辰州高高在上的武鼎宗门壶头山洗心寺外,旭日剑派还真算得上是榜首。
而洗心寺全都是光头和尚,向来不争名利。旭日剑派就显得更有名气了。
明面上,旭日剑派就有两个上元境的高手。
这还是在武鼎宗门没有设立之前。
现在,说不定已经有跻身武鼎宗门的实力。当初,只要有五个上元境高手就可以申请的。
毕竟大宋安定以后,经济繁荣。江湖武修们的修炼环境也不同了。
在有足够的物质基础的条件下,武修们修为长进的速度较之以前要快上许多许多。
马蹄声在饭馆门口停下。
有声音传进来,“谁敢伤我们少主。”
一个穿着青袍,背上负剑的大概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率先走进屋来。
他后面还跟着十来人,穿着白袍,看样子都是旭日剑派的弟子。
瞧见地上跪着的佩剑青年,青袍中年人脸色便很不好看了。
赵洞庭在这时缓缓站起身,道:“是我。”
青袍中年人看向他,眼中怒意蕴育,“就是你自称剑仙?”
赵洞庭嗤笑道:“连他都敢号称沅陵剑仙,我有什么称不得?”
他随手将佩剑青年的剑折断,“身为武修,不造福百姓,还作威作福。今天,我替你们旭日剑派教训教训他。你若不服气,尽可将你们旭日剑派的高手都叫来。”
他却是不打算用武道修为了。
或许,用这些人试试法术的威能不错。
总之西方法术迟早要传到江湖中的。
他现在精神力仍然处于法王境界,用上元境高手练手倒是正合适。
“狂妄!”
赵洞庭的话无疑惹怒到青袍中年人,他拔出了剑,“今日定让你知道咱们旭日剑派的厉害。”
赵洞庭只向着外面走去,“外面打,别弄坏人家的饭馆。”
他双腿下浮现出罡风来,转眼就出现在屋外。
青袍中年人双眼猛然凝住,露出满是疑惑之色。
他实在看不穿赵洞庭这是使的什么功夫,怎么脚下会有罡风浮现?
除去武鼎堂的那些人外,大宋江湖上的这些人,显然是还没有接触过法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