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絕望黎明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隔窗奪劍鑒賞

絕望黎明
小說推薦絕望黎明绝望黎明
这种级别的客房,大多以阵法加持。
尽管只隔了薄薄一层墙壁,却宛如两个世界。
我四下扫视着房间,最终视线定格在北边的窗户。
这异界没有昼夜之分,也没有星辰日月,周天均是星辰普照。
但这里的建筑物,依旧是坐北朝南。
南窗正对着仙池大厅,不可取。
北窗便是我的唯一机会。
我推开窗户,探出头观察了一下。
仙池北边是一个深邃弄巷,人迹罕至,正好有发挥空间。
我伸手抓住窗框,探身出去,五指并拢,化作鹰爪一般,猛地刺入墙壁。
以五指在光滑的墙壁上支撑,另一只手跟上。
客房的阵法,皆是内置。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絕望黎明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隔窗奪劍鑒賞
因此外墙平平无奇,虽然是无比坚固的建筑材料。
但在附着暴戾魔气的指尖,却如豆腐般柔软。
无需太多力气,手指便可深陷其中。
我攀附在光滑的墙壁上,犹如壁虎游墙,悄无声息的靠近隔壁窗户。
就在这时,我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微弱的嗤笑。
扭头一看,发现雨师妾趴在窗台,笑眯眯的看着我:
“灵界修士善御剑飞行,却鲜少有人善于壁虎游墙功。”
“看得出,小公子的武学功底了得,除了剑法,也善体术。”
“若我没看错,你精通拳法?”
雨师妾见多识广,一眼便看出形意拳。
接触多了,我对雨师妾的这份从容,也有些见怪不怪。
只是轻声道:
“雨姑娘,你怎么还不走?万一被人发现,恐怕引火烧身。”
雨师妾嫣然轻笑:
“与其关心我,还是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
“挂在墙外的人,又不是我。”
我心里轻叹,雨师妾见多识广,心思细腻圆滑。
在这仙池中如鱼得水,自然用不着我操心。
我不再迟疑,游走于外墙,靠近隔壁窗户,微微探头,便将里面的情况尽收眼底。
受阵法阻隔,我根本听不到里面的交谈声。
不过萧铭和那三个贵客,神情热络,肯定都是老主顾了。
我潜在窗边,暗中观察,寻找机会。
内置的阵法,不仅能防止外人侵入,同时也阻隔了萧铭等人的感知力。
以至于近在咫尺,却没人发现我的踪迹。
就在这时,萧铭手中闪过一道白光。
紧接着便是磅礴暴戾的黑气,自戒指中涌出。
直到黑气散尽,魔剑才显现在众人眼前。
我虽然听不到那三个贵客的声音,但从他们的眼神,也能体会,这三人有多惊讶。
萧铭满脸得意,当着三人的面,展示着自己的战利品。
其中一个满脸络腮胡子,身穿黑色绸袍的客人。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絕望黎明 愛下-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隔窗奪劍看書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絕望黎明》-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隔窗奪劍熱推
忍不住上手去摸。
结果指尖刚触碰到魔剑,便引起一阵剧烈的魔气躁动。
魔剑至刚至强,极端暴戾。
外人触碰,必会引起反噬!
其中那满脸络腮胡子的贵客,被震得后退数步,嘴角甚至开始渗血。
但眼神中的惊恐,却是一闪即逝,紧接着狂喜。
魔剑受到触动,周遭环绕着暴戾魔气,犹如托举,缓缓悬浮于空中。
魔兵无主自悬,犹如剑魂不散。
包括萧铭在内,四人皆是目瞪口呆。
我也稍稍放下心,以萧铭等人的手段,暂时是拿魔剑没办法的。
正准备原路爬回去,心头忽然灵光一闪。
忍不住泛起嘀咕来:
“魔剑虽然暴戾,但是对于外力非但不排斥,反倒具有极强的吸引力。”
“吸纳灵力,为己所用。”
“按说,应该主动引诱萧铭等人,将魔剑占有,然后以魔气吞噬心智,扰乱道性。”
“只要心志不坚,必会沦为魔剑奴隶。”
“可刚才魔剑却是直接将众人震开。”
“难道是感应到了我的存在?故而,护主退敌?”
回想起之前与魔剑交流,我心中顿时恍然大悟。
魔剑与我朝夕相处,其中魔气,更是早已渗透我的奇经八脉,天窍灵枢。
就算中间有阵法阻隔,必然也能感应到我的存在。
想到这,我不再迟疑,意念微动。
不出所料,魔剑果然有所感应,悬浮于空中的剑身,剧烈震动。
在萧铭等人,诧异震惊的注视下,剑身缓缓悬平,剑锋直指窗口。
屋内四人的视线,也随着剑锋,投向北窗。
见我攀附在窗边,露着半个脑袋。
三个贵客一头雾水,而萧铭却大惊失色,张嘴喊着什么。
眼见被发现了,我也顾不上那么多。
体内魔气喷薄而出,在周身形成一道黑色屏障。
感应到我的魔气,魔剑瞬时绽放出摄人心魄的黑色剑威。
化作一道黑虹,直接将房间内置的阵法撞穿。
“砰!”
窗户崩碎,灵力混合着魔气,涌灌而出,掀起一阵暴戾狂风。
我顺势一把紧紧抓住魔剑。
两股魔气交汇,竟将周遭空间震得一片涟漪。
与此同时,萧铭等人的怒吼声也传了出来。
萧铭早已不是当初见面时,那么仙气飘摇,儒雅傲然。
此刻凶相毕露,咬牙切齿道:
“敢夺我宝器,找死!”
听到这话,我心里不由冷笑。
你的宝器?
是这魔剑上写了你的名字,还是魔剑已经认你为主?
扯起谎来,脸都不红一下。
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知人知面不知心。
也怪我,遇人不淑!
萧铭意念微动,冷寒剑已经握在手上,厉声怒喝:
“当初我一念之仁,只是麻翻了你,没有要你性命。”
“没想到你居然忘恩负义,前来夺我宝器,休怪我心狠手辣!”
“你若识相,立刻将魔剑交还,否则就地格杀。”
旁边三个贵客,同样眼神不善,用一种看‘小贼’的眼神,无比鄙夷的注视着我。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与这种人,多说无益。
我无视萧铭的叫嚣,直接转身跳回隔壁客房。
起初我还担心,因此而牵连雨师妾。
毕竟那三个贵客不摸底细,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
不过,等我返回房间,哪里还有雨师妾的踪影。
那女人,早就脚底抹油不见了。
我摇头轻笑:
“这女人,倒是有点意思。”
与此同时,四道凌厉气息,已从我身后尽数袭来。
(晚安)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絕望黎明 txt-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以殺止殺推薦

絕望黎明
小說推薦絕望黎明绝望黎明
我现在还不能完全驾驭魔体。
五行之体一片死寂,无法转换。
唯一能依靠的只有魔气。
但灵真境对上灵丹境,我实在想不出怎么输。
妖孽与叛教修士联手向我攻来,打算车轮战,直接耗死我。
我意念微动,释出一缕魔气,环绕于指尖,轻轻一弹。
飞射而出的魔气,连续贯穿四名叛教修士。
对方面露惊骇,攻势也随之变缓。
我懒得浪费时间,掌心喷涌而出的魔气,将剩下的人覆盖。
灵丹境三品的叛教修士,将全身灵力运转到极致。
想要突破魔气重围。
却绝望发现,他体内的灵力,与周围的魔气相比。
如同沧海一粟,根本不值一提。
等我散去魔气,妖孽与叛教修士已经被灭尽。
地上躺着一具具被榨干精血气息的狰狞干尸。
镇守祠堂的麻衣修士,脸色尽是惊愕。
但是转眼就被祠堂里传出的欢呼声淹没。
“太好了,得救了。”
“我还以为死定了,没想到神仙下凡救我们了。”
“好强,居然一眨眼的功夫,就把那些怪人杀光了。”
老百姓从祠堂鱼贯跑出来,簇拥在我身边。
欢呼与惊叹的声音,连成一片。
这些普通老百姓,不懂什么魔道妖道。
对我身上的暴戾气息,没有任何排斥,只把我当成救苦救难的菩萨,顶礼膜拜。
这种反差,令我有些不适应。
倒是那些麻衣修士,看我的眼神无比复杂。
“你是李晓……”
为首插着道簪的中年修士,脸上尽是不可思议。
“我听说过你,一剑毁了半个剑宗。”
道簪修士对我身上散发出的魔气,畏之如虎。
攥着剑柄的手,也不由紧了紧。
“你到底有什么企图。”
我面无表情,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获得这些正派修士的感激。
杀了就杀了,救了就救了。
没有那么多为什么。
身旁的老百姓,却纷纷帮我说话。
“道长,这位大侠出手救了我们,你怎么对他这么恐惧?”
“如果不是大侠,我们已经死了,大侠是好人。”
道簪修士眉头紧锁:“他已经入魔。”
在场的老百姓,知道我是魔身,非但不害怕我,反倒纷纷辩解起来。
“大侠虽然入魔,却比那些叛教修士,更有仁心。”
“说的没错,现在哪里还能分清楚,谁是魔头,谁是修士?”
“叛教的修士滥杀无辜,而你口中的魔头,却在救苦救难。”
“到底谁是魔头?”
道簪修士一阵语塞,显得无比纠结。
就在这时,其余的麻衣修士,纷纷单膝跪地。
异口同声。
“多谢大侠,出手相救!”
道簪修士一阵面红耳赤,也单膝跪下。
“大侠魔身人心,仗义出手,我却纠结是人是魔,倒显得迂腐了。”
“如今天下大乱,能拯救黎民于水火,就是好人,无关乎是人是魔。”
“拜谢。”
连藏山宗硕果仅存的修士都单膝跪地。
看到这些道簪修士,我脑中突然想起了自己的一位好兄弟。
刘凯。
忙来忙去,我都快忘了他。
也不知世间受此磨难,武当山如何了。
他在妖塔里,还好么?恢复的怎么样了?
回忆起之前刘凯变异的模样,跟此刻入魔的我,有异曲同工之处。
……
我心里也很清楚,我永远都不会成为救世主,更背负不起为国为民的大义。
今天做的这一切,举手之劳,没什么深层次的含义。
这时候,一道祥和气息从身后传来。
我不再耽搁,脚尖一点,脱离人群,朝山下而去。
身后回荡着的人惊慌失措的呼唤。
“大侠,你去哪?”
“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我没有理会,短短几个瞬息已经来到山脚。
站在大和尚面前。
我像刚才的老百姓一样虔诚。
“大师,我不明白。”
“您明知道,我只能帮他们一时,帮不了一世。”
“为什么还让我去,给他们不切实际的幻想。”
大和尚不答反问:“心里的愤怒,平息了?”
我不由一愣,先前蛰伏于体内,仿佛随时都会爆发的怒火,已经烟消云散。
此时,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原来,拯救藏山宗上的生命,只是顺手推舟。
主要是为我平息心中戾气。
以杀止杀。
自从我入魔,体内的阴戾之气,只会越聚越多,早晚有一天会大开杀戒。
既然结果已经注定。
那么将满腔戾气,宣泄到妖孽和叛教修士身上。
既能平息戾气,又能拯救无辜生灵,一箭双雕。
而大和尚的智慧,远不止于此。
还有更深层次的考量。
自从我毁掉剑山宗门,在修行界已然声名狼藉。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絕望黎明 ptt-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以殺止殺相伴
人言可畏。
一味顶着骂名,接下来无论做什么,都会变得非常麻烦。
我对秦姓和尚的智慧与远见,钦佩不已。
大和尚却挥了挥手,显得云淡风轻。
“一念成魔,一念成佛。”
“未来如何,还需你自己度量,外力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时候不早,尽快赶路吧。”
大和尚转身而去。
我跟在身后,犹如茅塞顿开。
是佛是魔,皆在我一念之间。
何须纠结?
我只需要做我自己就是了。
想清楚这些,我竟觉得身轻如燕。
再停下,已经是第二天拂晓。
眼前出现一座巍峨壮观的巨山,山间雾气缭绕不散。
一股淡淡的灵力,隐匿山间。
越是靠近,这股灵力产生的排斥感就越强。
大和尚不再卖关子,告诉我,这里就是此行目的地。
卧龙山。
“那个人就在卧龙山,你自己去找他便是。”
“此人跟羽帝有着莫大关联,你若能得到他的相助。”
“无论提升修为,平复魔心,还是未来前途,都将事半功倍。”
我并不质疑大和尚这番话的真实性。
可是心中的疑虑反倒更深了。
我没有急着上山。
“大师,天下高手这么多,您怎么偏偏就选中了我?”
大和尚似乎早就料到我会这么问。
不急不缓道。
“天下高手确实多如繁星,但拥有五行之体者,却是少之又少。”
“那个人,只是引路人。”
“能不能进入那片神秘区域,完全得靠你自己。”
以我现在的情况,确实需要一个历练之所,加紧提升修为。
而且听和尚这意思。
失踪已久的羽帝,也有可能位于神秘区域?
(晚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