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貞觀皇儲李承乾討論-第八百一十八章 東宮來了兩位“姑奶奶”!閲讀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狭乡迁宽乡的事儿是大事,李佑跑跑腿儿还行,大方大略还得他和长孙无忌操持,东宫虽然家大业大,但不能白白养着赵国公这样的经世致用之才吧;再加上他早年间当过吏部尚书,与地方上的头头脑脑都熟,办其事来也很方便不是!
这不,今儿特意在东宫召见了长孙无忌、李佑及吏部和户部的官员议了一些具体的事项;关中,尤其是雍州是大唐目前最大的狭乡,也是勋贵官绅最多之地,既然要动真格自然要先啃最难的一块。
明德殿争争吵吵弄了一上午,才算勉强达成了统一的意见,幸亏没让他们在私底下议,今儿要没有李承乾和长孙无忌两个人压场子,唐俭、杜淹、郑仁基他们几个非得打起来不可。
当然,大伙儿也都是出于公心,本来迁往宽乡就已经是得罪人的差事了,现在又要防着有人趁机敛地,祸害百姓,稍有不慎就要得罪大人物,那可是要结下子孙仇的,不慎重一点能行吗?
公子变败家子 月下蝶影
是,多加注意,查缺补漏,李承乾当然没有意见,可为什么“关键的时候”就跑路了呢,借口还那么蹩脚,什么叫不敢耽误殿下用膳,你们平时耽误的还少吗?尤其是长孙无忌和李佑,一个是舅舅,一个是兄弟,有这么办事呢吗?
“兕子,这个饭先不忙吃,大兄这还不饿,这几天表现这么乖巧,有什么想要的,尽管与大兄说,大兄无有不准!”,笑着让李明达把食盒放下后,李承乾赶紧许了个大愿,希望妹妹能发一次善心,让他的胃少遭一次罪。
没错,食盒里的菜肴都是晋阳公主亲自“烹饪”的,凡是有幸尝过的此等“佳肴”的,轻者胃部痉挛,重者茅房冲塌,帝、后已经被折磨怕了,正巧太子妃又身怀六甲不方便,所以就派遣“懂事”的晋阳公主来照顾兄长的饮食。
用长孙皇后的话说,李承乾的口味是整个皇族中最好满足的,什么时候在他那照顾好了,那晋阳公主也就出徒了;幸亏小丫头的精神头有限一天就这么一顿,否则李承乾早晚得让妹妹的“黑暗料理”给坑死。
这也就是皇后的话,李承乾实在是不敢违逆,否则不管是谁出这个馊主意,都得给按个“刺王杀驾”的罪名。可就算是如此,那也不能专挑东宫坑,总得给李泰和李治送去尝尝,好兄弟讲义气,吃独食成什么事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明里暗里,李承乾还真鼓动过小兕子,可这小家伙却异常的执拗,活脱脱随了皇帝的性格,就是不送,而且还要盯着李承乾吃完才算罢休。然后再去皇后那领赏去,这也就是为什么今儿上来,李承乾就主动要赏的原因。
长孙无忌和李佑跟着吃了两回,坏了两次肠胃之后,对于李明达的厨艺那是闻风丧胆,跑的比兔子都快;要知道面对几十万敌军的时候,他们可还没这副怂样子呢,由此可见小丫头威力不可小觑!
“哦,要什么呢!”,李明达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半晌之后瞪着大眼睛,一脸期盼之色的问道:“大兄,父皇送母后那玉床不错,兕子要了还多次了,可他都说没有了,你有没有啊!”
这物件还真得从金谷县查抄的fo门秘藏说起,是起获四张玉件,帝后一人一副,李丽质得了一副,剩下的那张床还静静地放在东宫的府库里呢。之所以没有拿出来用是因为李承乾觉得自己的身子没那么高贵,怕烧包,没想到今儿还真有人来讨。
物是死的,人是活的,这是李承乾对待堆积如山财宝的态度,既然是自己的妹妹要,那自然不是问题了,玉能养人且夏季还能让她不至于中暑,最主要还能让他免去一顿“饕餮大餐”,何乐而不为呢!
火影之超级系统 诺誩
“有,当然有,兕子作的膳食已经出徒了,大兄不表示一下的话,那岂不是辜负了兕子的一片好心;这样,饭不着急吃,大兄带着你去看看那床好不好!”
听到大兄应允了,李明达的眼睛笑成了月牙,自然赶紧点头称是,把皇后交给她的任务直接就跑到脑后去了,先在东宫领完宝贝,然后再去把出徒的好消息告诉母后。
兄妹二人刚出大殿,就看到李雪雁在侍女的簇拥下从后殿的方向走了过来,好久没见到堂姐了,李承乾笑着迎了上去,后面的小兕子拽都没拽住。
李承乾与这位堂姐的感情要比一般庶出的公主强多了,他少不更事的时候受过其父李道宗不少的指点,再加之秦怀玉是他麾下第一心腹爱将,这往来自然要比那些妹妹要多得多。
“堂姐,今儿是来看太子妃的吧,怎么不多坐一会儿,多陪陪她聊聊天啊!”
李承乾是笑脸相迎,可雪雁郡主的脸却是黑的,上下打量一番后,冷哼了一声,咬着银牙说了一句:“呸,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话毕,甩了一下袖子扭身就走了,这下把太子爷直接晾在那里。
“不是,这,这怎么回事啊,是谁招惹这姑奶奶了!”,李承乾这边尴尬的自言自语,旁边的小兕子却呵呵直乐。
见到妹妹这个样子,那肯定是知道详情了,所以李承乾对她勾了勾手,让她老实交代到底是怎么回事。
噢,听完了丫头的解释后,李承乾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秦怀玉前些时候纳侧房的事,李承乾还特意亲自挑选了一些物件作为贺仪送到了翼国公府。
听长孙冲回来说,喜宴间,侯君集还曾大发了一番感慨:早知道秦怀玉这小子如此出息,当初就该早早上门与叔宝兄定个亲,总比贺兰家那废物要强吧!而李雪雁,纳侧房的气估计还没消呢,今儿自己遭遇不用多说也是被怀玉那小子连累了。
唉,叹了口气后,李承乾不由的感慨道:“堂姐这脾气可是不小,连孤都被啐了一口,那怀玉和那小媳妇的日子就可想而知了。唉,何必呢,家宅不宁啊!”
“大兄,咱们是不是先去库房,堂姐家的事回头再说!”李明达摇着他的袖子说着。
“好好好,你们俩都是姑奶奶,咱们马上就去,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