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我成了龍媽 起點-第1087章 八年抗鬼戰爭,結束啦看書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我成了龙妈
寒神就像停在水面的蜻蜓,将尾巴伸入水中,身子却在湖水之外。如果有大鱼游过来,想要吞食它,它会机警地弹动翅膀,在鱼唇吻来之前,荡漾一纹微波,飞上天空。
可现在,它的尾巴造反了,失控般往水里扎。
蜻蜓翅膀使劲扇动,却飞不起来,而大鱼已经来到身边……
呃,大鱼见到寒神本体后,惊呆了,没立即一口咬过去。
“你真是外星人?”丹妮太过震惊,以至于有一瞬间的迟疑。
“祂要逃跑,我拉不住了,快杀了祂!”树根撕心裂肺地呐喊。
“叛徒,你背叛了我们的信仰,你背叛了我。”宇宙飞船加大动能输出,想要快速跳入域外。
没错,就是宇宙飞船。
或者说,这是一个长得像飞碟的生物?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成了龍媽 愛下-第1087章 八年抗鬼戰爭,結束啦閲讀
大概两公里的半径,中心一个圆形球体,一公里的直径,圆球外连接一圈齿轮形状的圆盘。
它不是科幻感十足的反光金属外壳,而是类似螃蟹壳那种凹凸不平的粗糙甲壳。
在飞碟的下方,垂落数以千计、疯狂舞动的鱼梁木树根。
树根与飞碟长在一起。
“我只忠于自己的世界!”树根大喊,“丹妮莉丝,快杀了祂!”
“喔!”丹妮原地大爆炸,化作无尽的火焰,顷刻间把这片区域点燃。
火焰太过可怕,不仅在星界边缘燃烧,甚至蔓延到域外,有好似砂砾的奇异物质在虚无中诞生。
“嗷,不——”宇宙飞船悲愤哀嚎,“我诅咒你,诅咒你们的世界坠入寒冰与黑暗的深渊——”
“呲呲呲!”熊熊烈焰中闪过一道又一道巨型空间刃,在宇宙飞船外壳上发出叮叮咚咚的声响。
好似钉子扔在玻璃上。
可随着火焰燃烧,甲壳开始软化,像蜡烛般扭曲、熔融……
“嗤!“
飞船如烧饼从中间切开,一分二。
下一刻,二分四,四分八,烈焰蔓延进飞船内部,顺着精神波动,烧穿寒神的灵魂核心。
“嗷——”寒神哀嚎一声,再无声息。
“呼——”金红火焰往中心坍缩,倏忽间消失不见,丹妮出现在寒神尸体上放。
“树根,你还活着吗?”她关切地问。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好厉害的火焰……”
此时,鱼梁木树根十不存一,剩下的也大半成了焦炭,树根的精神波动几乎消失。
“你与祂分不开?”丹妮神色凝重道。
“若能分开,祂之前就与我分离,然后逃跑了。要杀祂,必须也杀了我,只有杀了我,才能彻底消灭祂。”树根虚弱道。
“现在怎么办?”丹妮迟疑道。
“祂还没死透,但大局已定,等我把话说完,你就将我们彻底焚烧干净吧!”树根叹息道。
“你说。”
树根思索片刻,道:“我不知该说什么,我很想夸你,但对现在的你来说,夸奖似乎没什么意义。我想告诉你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可我对底层宇宙一无所知。”
——你可以使劲夸我,很有意义的!
“寒神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丹妮问。
“我不太清楚,我与祂的融合,如同易形者融合动物伙伴。我是动物伙伴,祂是易形者。”
“为何祂占主导地位,明明你才是易形者的祖神。”丹妮奇道。
“是的,我的神魂强度不弱于异神。如果当初融合时,我与祂争夺身体与思维的支配权,也许我们会成为双头怪。
但我放弃了自我,放弃了自身的力量,把一切都交给了祂。
因为我害怕,害怕今天的事发生。”树根苦涩道。
“今天这事难道不是好事?”丹妮莫名其妙,“如果你在‘新寒神’体内有更大的控制权,也许长夜早在七年前就结束了。”
“如果阻拦寒神的人不是你呢?如果你没有掌握冰与火的宇宙至高力量,我却因为心中的不忍与犹豫,让寒神的努力半途而废,最终你又无法拯救世界,世界彻底崩毁,怎么办?
若非实在没办法,若非当时太绝望,我何必与本体分离,选择相信异神能给世界带来新生?
一万五千年前,我选择与异神融合时,世界距离彻底坠落只剩一步之遥,唯有初火能逆天改命。
而够资格领悟初火的真神,只拉赫洛一人。
用了亿万年时间,祂都没把火之歌提升到最高等级。
谁敢期待祂在一万年内掌握初火的力量?
与其相信祂,我宁愿将希望交给异神。
那时,没人想到会有你这样的人出现……”
“当时我想,既然选择相信祂,就要坚定信念。
现在看来,一辈子植根于黑暗大地的我,还是太容易绝望。
如果我能保留几分对新身体的控制权,早配合你弄死寒神。
早在十年前,你第一次用火之歌创造新生命时,我就确定你才是世界真正的希望,可惜……”
丹妮默然。
老树根这是太有自知之明,做出决定时,就彻底扼杀自己在未来反悔的能力。
把身体、力量、神魂、法则之歌、记忆、天赋,全部交给异神。
若非异鬼王死亡,让寒神有一瞬间的失神,老树根几乎找不到造反的机会。
无论小说中,还是影视剧中,经常会有这样的剧情:原本善良的配角在绝望中黑化,投靠黑暗势力,却在大结局时,因为男主或女主“爱的感召”,关键时刻迷途知返,坑大boss一脸血,让大boss功败垂成。
比如,火影中的带土。
原野琳死亡前,带土坚信“火的意志”;等琳死亡,他在绝望中放弃原本的信念,改为相信斑爷的无限月读之理想乡。
如果他能有鱼梁木的气量与智慧,猜到自己可能会在未来改变想法,从而提前绝了反悔的可能,那火影就是另一个结局了。
“寒神为何能在域外来去自如?”丹妮问。
“那是祂的种族天赋。”
“种族?”丹妮心中一动,低头在“飞船”残骸中寻找起来。
“寒神自己就相当一个种族,或者说,祂随身携带自己的族群。异鬼都是祂族人的一个形态,人类形态。”树根道。
很快丹妮就找到寒神的族人,一枚枚鸡蛋大小的寒冰能量球。
冰蓝色,由思维意识与寒冰之力构成。
很像天堂圣斗士。
丹妮的天堂圣斗士不是独创,淹神的铁民英灵不也是灵魂与能量的集-合?
不过圣斗士体内有一丝火之创生之力,比铁民英灵更物质化——能稳定存在于物质界。
如果铁民英灵离开流水宫殿,会在短时间内分解成单一的鬼魂。
别说上阵杀敌,连存在都困难。
“很奇怪,里面的意识好单纯,只有思维方式,没任何记忆。”
丹妮凝眉感应手中冰蓝晶体,起初她以为这相当于婴儿的英灵种子,后来又发现,种子没有记忆,却有性格,像成年人的记忆被格式化了……也不对,记忆应该能影响性格的形成。
“融合一枚冰晶种子后,班扬就成了异鬼王。班扬有庞大的记忆,却也无法改变固化的思维方式。”老树根道。
“寒神会不会是从坠落世界逃出来的难民?”丹妮心中一动,眯眼猜测道:“他们的世界与这个世界一样,不停坠落,在进入底层宇宙之前,寒神将自己的族人转化为寒冰之种,将自己的神国……唔,这个宇宙飞船也不像神国,似乎是在特殊环境下进化出的神躯。
然后,他们通过寒冰宇宙离开母世界。
天子那些黑暗魔神不就打算弄死最后一个真神,让我与世界同归于尽,祂们却在世界坠入深渊之前,跳船逃生,从我们这边的黑暗世界进入黑暗大宇宙?
如果我不去追杀祂们,那些王八蛋有没有可能找到其它世界,然后成为黑暗破坏神?”
还别说,以夜狮领悟山寨冰与火之歌的天赋,假若找到异世界,也许真可能有一番大作为。
“我只晓得寒神这一万五千年的经历,不知道祂来自何方,有什么过往。”老树根叹道。
“你的真神位格还在不?能不能转送给我?”
“都留给寒神了。”老树根叹道:“祂是异神,如果我不与祂融合,祂甚至难以进入我们的世界。
也因为祂不是我们世界的真神,祂的真神位格无法稳定法则海,无法启动太阳炉。
除非让异鬼彻底取代活人,让祂成为世界的主宰。”
“唉,看来必须去底层宇宙走一圈了。”
丹妮叹口气,挥手卷起寒神残骸,消失在星界边缘。
……
“呃,异鬼王不是班扬·史塔克吗,怎么成了巨人?”
河间,红宝石滩战场,魔龙提利昂挤开人群,看着缓慢融化的高大身躯,满脸疑惑。
“异鬼王死过一次,你不记得了?”
魔龙提利昂直觉脑袋一沉,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啊,龙女王,龙女王万岁!我们赢了,女王,我们战胜了异鬼王!”附近诸侯与军民激动欢呼。
覆盖在泰莎头颈上的暗红往下退,到脖子处,蠕动融化成侏儒的脑袋。
“你之前难道在天上悠闲看着我们与异鬼大决战?”他怀疑道。
“我和寒神一起看。”丹妮点头。
“为何不下来帮忙,今天这一战死了六七万人。”侏儒道。
“我得拦住祂。”丹妮随口回答他一句,又转头环视下方经历战火的疲惫战士,大声道:“就在刚才,你们斩杀异鬼王时,我终于寻得良机,给寒神致命一击。
从今天开始,世间再无寒神,再无异鬼,也不会再无长夜!”
接着,她一挥手,平地起风波,把附近围过来的战士推开几百米远。
“轰隆隆!”一截又一截的残躯从虚空落地,堆成一座数百米高的小山。
“这就是寒神的尸体!”
真神躯体那庞大的威压让看见它的人类头晕目眩,脑海浮现一道道恐怖幻象。
“咔咔咔!”细小的冰晶开始在他们体表凝结。
只因为直视寒神,久经阵仗的老兵竟然要被冰封!
“太恐怖了,这是何等强大的魔王啊!”侏儒咽了口唾沫,一抹额头,竟也有刺手的冰渣子。
丹妮满意地笑了。
法则之歌若袒露在物质界,会迅速蒸发,更会让看见它的人被法则之力侵蚀——就像现在战场上的人。
她故意的。
不让他们感受寒神的恐怖,他们怎会知道她的功绩多伟大?
至于说寒冰法则被白白浪费了…….她不稀罕。
寒神一共三首法则之歌,黑暗与死亡早被她收起来,回头可以好好研究一番。这条寒冰法则还不如琼恩的强,对她用处并不大。

u7bf1言情小說 我成了龍媽 起點-第1076章 珊莎之謀(新年快樂,事事如意)熱推-brk2e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我成了龙妈
“你打算辅佐我侄儿当王了?”侏儒汗津津躺在羽毛床垫上,双眼看着天花板,气息有些不匀。
枣红头发湿漉漉贴在红痕交错的白皙丰满处,珊莎却懒洋洋没一丝力气去拨开它。
“琼恩会扶我当王!”
“呵呵,野人托蒙德是个老油条,他的话绝非胡言乱语。以你的精明,难道看不出他在帮琼恩造势?
还有那个漂亮野人公主瓦迩,法克,我一眼就看出她是个喜欢在床榻间挥皮鞭的妖艳女王,没想到琼恩也喜欢那种调调……”
侏儒砸吧着嘴巴,“她直接向众人宣布琼恩的野心,难道只随便说说?
托蒙德是他的左膀右臂,瓦迩是他的妻子,他们说的话肯定能代表他的一些想法,至少改变他曾经的想法。“
珊莎眼中的欲色消失,“我相信琼恩不会骗我。”
“他何时说要帮你当女王?”侏儒笑问。
珊莎回忆道:“在临冬城,我们几兄弟团聚时;在仙女城,他知道自己身世时。”
“都六七年了,连龙女王都吟唱出光与火两条完整的法则之歌,世界变化这么大,更何况人的想法?”
珊莎把之前踢到地上的被子捡起来,盖在要害处,侧头用锐利的眼神凝视侏儒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你在挑拨我们兄妹间的关系?”
侏儒苦笑,“你们一个是我侄儿,一个是我的老相好,挑拨你们的关系,对我有什么好处?”
珊莎讥讽道:“你之前好几年没回来,现在要对付异鬼王了,你与亚莲恩立即回来了……我可没忘记,你也是坦格利安呢!”
听出她语气中的试探与警惕,侏儒有些心灰意懒,直接道:“我在夷地过够了权力瘾,而且……”
“我对铁王座没兴趣,只不过你们都是我在乎的人,我不想看到你们两个反目为仇。
现在把话说开,帮你们解除误会、化解心结,矛盾就会在萌芽前被清除。”
侏儒视线与她对视,眼神非常真诚。
他这次也真没说谎。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当时琼恩还在天上测试魔龙“性能”,托蒙德与瓦迩在院子里说那话,所有诸侯的表情都很不好看,包括珊莎。
侏儒看在眼里,忧在心中,然后就在散场前,对珊莎使了个大家都明白的眼神。
半夜三更,夜深人静之际,他化身龙虫,一条条从狗洞里钻进来,之后更是钻进珊莎的身体里、心里。
帮她畅通了身体的不愉,又打算化解她心里的郁结。
珊莎盯着侏儒的双眼看了很久。
然后她闭上眼睛,开始沉思。
——也许,这是个机会!琼恩的确有改变早年承诺的迹象,她想提醒他,甚至直接劝他把铁王座让给她,可她不能。
也许,可以让提利昂来做这件事。
提利昂也不会劝他让出铁王座,但……
心中念头百转,珊莎有了决断,睁开眼,眸子里全是坦诚。
“其实,米娅的死,并非意外。”她叹道。
“她不是被魔龙烧死的吗?”侏儒惊疑道。
珊莎微微一笑,笑得侏儒后脊背发凉。
“很久以前,我就注意到,在史坦尼斯死后,魔龙再没在人前出现过,甚至没去焚烧围攻君临的异鬼。
那时,我猜米娅无法驯服它。
烟海之战后,拉赫洛的力量极速衰减,不仅红神祭司的力量跟着消退,魔龙识海中的封印也开始松动。
魔龙的一部分灵魂来自传奇巨龙瓦格哈尔。
瓦格哈尔是谁?
瓦雷利亚人的信仰神龙,这一纪元最古老的半神巨龙。
后来我还问过布兰,他肯定了我的想法,除非梅丽珊卓倾力相助,否则,红袍僧与米娅都难以驾驭魔龙。
但这个道理我明白,布兰明白,米娅等人却不一定懂,他们甚至不愿意明白,因为明白这点,就等于承认自己信仰的神灵在衰颓。”
侏儒只能竖起大拇指,“厉害!”
珊莎得意一笑,笑容却一现即敛,沉声道:“你知道我与史坦尼斯的约定,长夜结束后,米娅可以用五百万金龙从我手里赎回风息堡。
我坦白,我爱上了风息堡。
除君临之外,我现在爱风息堡甚至胜过临冬城。
那是我自己的王国,我的意志在那里得到完美贯彻。
百姓对我的爱,真不比龙女王少。
龙女王对他们只是传说,甚至连见都没见过,我却天天与他们照面。
我为他们提供粮食与工作,我带领士兵守护他们的家园与家人……”
“啵!”她越说越激动,忍不住在侏儒脸上亲了一口。
“提利昂,你真的很聪明。当年为我规划的蓝图,早在今日之前便已全部实现。
我有完全属于自己的军队,足足三万经历过数百次异鬼围剿战的精锐老兵;贵族们被我收拾的服服帖帖,他们甚至不乐意拜拉席恩收回风息堡;平民几乎把我当成圣母与战士在人间的化身,每家每户都愿意贡献一名男丁为我效力。”
她伸出右掌,慢慢攥紧,傲然道:“风暴地属于我,别说米娅与她的继承人,就算劳勃活过来也没用。”
“但我与史坦尼斯签订的是神圣契约,他死了,他的继承人继承。契约是你帮我签订的,应该还记得龙女王就是契约的担保人。
别说龙女王插手其中,即便没有她,我也不敢背誓。”
说最后一句话时,珊莎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很明智!”侏儒叹道。
“圣母在上,我必须理智。”珊莎道。
侏儒再次叹息,默默点头。
珊莎继续道:“五百万金龙虽多,可即便米娅身无分文,也能去狭海对岸贷款。
一个王国抵押五百万金龙,绰绰有余。
现在长夜即将结束,终结长夜者为王。可无论如何,米娅都不可能是那位终结异鬼王的英雄。
我也不一定。
她失败后,只能离开君临,返回拜拉席恩的族地,我无法拒绝。
我失败后,更不可能放弃自己的根基之地。
退一万步说,即便我成功登上铁王座,也需要一块靠近君临的广袤直属封地。
北境不会永远支持我的继承者,几代人之后,双方关系会慢慢淡下来。更何况北境距离君临太远,不可作为基本盘。
奈何王领属于五条龙的坦格利安!
论反派的错误演绎方式 慕韶七
龙女王不去争夺铁王座,对我们已是千恩万德。
任何人成为七国之王,不该也不敢赖掉她的祖传之地。”
“你看得真透彻!几乎完全避开与龙女王的利益冲突。”侏儒真心赞道。
“她就像一道无解的题,只能避开。”珊莎无奈道。
侏儒仔细回想,惊讶道:“我想起来了,我与戴佛斯签订的契约中,乙方为‘史坦尼斯及其继承者’。”
“所以米娅必须死!”珊莎阴声道。
侏儒皱眉道:“钟儿与詹德利也算史坦尼斯的继承人吧?”
“可以算,也可以不算。契约上的描述不详细,未来一定会有一场官司。”
说到这儿,珊莎微微一笑,得意道:“官司打到龙女王那,我会主动提出,在风暴地举行‘小选王会’,让百姓与贵族选出他们最心仪的风暴王。
选王会也是七国传统,龙女王没道理为一个异教-徒违背传统!”
“我服了!”侏儒叹口气,竖起两个大拇指。
“你又是如何阴杀米娅的呢?”他又问。
“我只是顺水推舟,逼米娅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些年,我在风暴地拯救百万平民,斩杀数十万异鬼,米娅能没压力?
当她发现玛格丽在青亭岛也搞得风生水起时,压力会更大。
而琼恩就在她眼皮子底下,每次得胜归来,万民拥簇,全城空巷,齐呼万岁,真正的红堡之主会怎么想?”
“为什么琼恩那么受欢迎?因为我收买了很多有名的诗人,为琼恩歌功颂德。
但我没故意说米娅一句坏话,更没让诗人污蔑过她。
我只想让米娅感受到压力。
其实,不仅我有这个想法。
我敢说,其他诸侯也看出米娅的窘境,也都有意无意向她施加压力。
我们这么多人心照不宣地一齐努力,她早该死掉的,奈何她有个好首相。”
说到这,珊莎瞪了侏儒一眼,“还记得你对我的承诺吗?做我的国王之手,扶我登上铁王座。
看看呕心沥血的戴佛斯,你不觉得羞愧吗?”
就因为他承诺会履行对伊耿的职责,当她一辈子国王之手,还要保她成为七国之王,她才让他上-床的。
那时,她还大着肚皮呢!
侏儒讪笑道:“圣母忽然降下重担,我也无奈呀。”
珊莎眼中全是鄙视,“你在传经小队中的角色,谁不知道?就像四淹婆婆说的,你就是个喊‘师傅救命’的公主。
缺谁也不会缺你。
而且,我知道当时的情况,龙女王只选定了七藏、艾莉亚与猎狗。是你主动靠过去,希望蹭一点公德。”
“污蔑!”侏儒涨红了脸,“最开始龙女王选定的人是我,七藏是我的备胎!
正是为了你,我才推掉传经任务的。
没有我,七藏他们能把夷地治理的井井有条?能这么快完成对夷地信仰的整改?
而且,你看看你自己,凭我的几条策略,就成为七国最强诸侯。
再看看米娅,戴佛斯呕心沥血也无法帮她保住君临一隅。
天才就是要用百分之一的努力,打败普通人百分之一千的奋斗。”
“戴佛斯绝非庸才,他借红袍僧的力量统治君临,又凭借对君临的统治,号令琼恩与君临的西境狮家军,稳定君临对王领的统治。
接着,成功让米娅与安达·罗伊斯联姻,继续将谷地绑在拜拉席恩的破车上。
凭王领与谷地之力,让失去公爵的河间与河湾两地无法反抗拜拉席恩在名义上统治七国。
我与史坦尼斯又签订过契约,勉强有君臣名分……
看到没,如果长夜不结束,米娅能在铁王座上坐到老死的那一天。”
“我甚至主动对戴佛斯施加恩惠,把他的老婆与幼子接到塔斯岛好生赡养,就希望未来他能向我效忠。”珊莎感慨道。
“至于吗?不过是个文盲了大半辈子的走私客。”侏儒心里很不是滋味,好似自己的东西被人抢了去。
“龙女王前半生也是文盲。”珊莎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