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重生原始時代 起點-第五十三章 神梟俠侶閲讀

重生原始時代
小說推薦重生原始時代重生原始时代
圣城大殿,魁礨宗议事之所。
殿内两旁,坐着东土各宗前来参加诸宗大比的领队长老。公良因为和隐居长老过来,所以也得了个位置,和女女一起,敬陪末座。
魁礨宗宗主高坐殿上,望着站在女女后面的孤傲身影,陷入沉思。
刚刚打开秘境洞天,为至尊傀儡惊呼落泪的魁礨宗长老看了孤傲身影一眼,怅叹道:“方才老朽有点失态,所以请各位过来说明一下,免得让人以为我想谋夺小辈之物。”
各宗领队长老闻言,纷纷大笑起来,没人将他的话当真。
凭他地位,天材地宝,灵异奇物,唾手可得,何必去谋夺小辈之物。再说了,这小辈之物是他想拿就能拿得了的吗?也不问问这小东西背后的妙道仙宗。
“估计诸位也好奇老朽方才为什么那么失态,此事算起来也是我魁礨宗机密。”
魁礨宗长老轻轻摸着手中一柄古朴紫铜云首玉如意,陷入回忆道:“我魁礨宗以炼制傀儡名传天下,天下人估计也以为傀儡之道只是御使那些死物作战而已。殊不知我魁礨宗还有一物,名为傀儡战甲,也就是以傀儡之身化作战甲助力杀敌。此战甲如甲胄般,穿戴在身,可携带诸多杀器。危机之时,可化兽禽带主人远离战场;生死存亡时刻,更可以己身挡住对手杀招,为主人夺得活命之机。”
“魁礨宗还有这种战甲,怎么老夫从没见过?”
“老夫也没见过。”
……
听到魁礨宗长老的话,东土各宗领队长老议论纷纷。公良也算对魁礨宗有所了解,却也不曾听过什么傀儡战甲。
“此物别说你们没见过,就算我魁礨宗的人,也大部分没见过。”
魁礨宗长老摇摇头道:“一千年前,我宗出了个不得了的天骄人物,工师毅。此子天资颖异,一入门就表现出惊人天赋。只三年,就学会各种傀儡制作之法;再五年,就以自制傀儡打败门中弟子;又一年,夺得诸宗大比第一。此后离宗历练,杀邪魔,斩天妖,屠恶神,名扬天下。
回宗后,工师毅有感护甲笨拙,无法携带它物,遂潜心研究,终创出傀儡战甲一道。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如此天才,若无意外,将来必定会成为我魁礨宗未来基石,带领宗门更上层楼。
可惜西境妖人得知,特地派出吠陀妖教圣女,夺其志,灭其心,诛其魂。
工师毅毕竟是血气方刚的男子,哪抵得住古教妖女的百般引诱,最终受其迷糊,叛教而出。幸好其师发现,前往拦截。只是妖教早有埋伏,一时不慎,为吠陀妖教中人所杀。工师毅因此醒悟,离开妖女,护送其师尸体回宗。吠陀妖教哪容他逃走,一路围追堵截,凶险异常。工师毅只能穿戴战甲拼死力战,最终以断臂之身,将妖人全部击杀,才得以将其师尸体护送回宗。
可其师已死,无法复生,让人痛心。
工师毅回到宗门,因感自身害死师父,又曾叛逃出宗,无颜面对同门,遂将战甲存放于秘境洞天,自囚后山幽谷,面壁思过。
如此几年,一日同门前来,言其师有后人流落凡俗。
工师毅闻言,破谷而出,身踏凡俗寻找其师之后。
那一年,诸国征战,民不聊生。其师之后乃一县豪,为流民所趁,家破人亡,只余一女落魄江湖,流于酒肆勾栏。工师毅找到后,取其为妻,带她击杀仇人,游历天下,赏遍世间美景。途中抱不平,惩贪官,杀贼、除寇、诛凶。
一时,为人称颂。
因他们出现的时候往往坐着一头大枭,所以凡俗之人称他们为‘神枭侠侣’。
这些都是他魂牌碎后,门中弟子前去收拾遗物的时候才探听出来。
工师毅在世时,以为是自己炼制的傀儡战甲害死师父,所以不曾将炼制之法交于宗门。
宗门没法,就想从存放在秘境洞天的至尊战甲上突破,复制出战甲。只是至尊战甲十分抗拒,一旦强力制服,立即有自爆倾向,所以没人敢动。久而久之,研究至尊战甲的事就停了下来,逐渐埋没在岁月长河中。
没想到今天竟被一小辈带出来,所以老朽才会如此失态。”
各宗领队长老听到他的话,点了点头,认可了他的解释。
魁礨宗长老又对女女说道:“小家伙,至尊战甲虽已认你为主,但却残身断臂,实力只余巅峰时期修为的十分之一,带出去也没甚大用,还不如让我宗代为修复完整再走。如此,你可愿意?”
女女没见过什么世面,都不知道怎么回应,不由转身往最熟悉的公良望去。
公良狠狠瞪了她一眼,有人帮忙修复这破烂玩意儿,傻瓜才不答应。
女女表示收到,转身对魁礨宗长老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走吧!”魁礨宗长老冲隐居长老点了点头,就亲自带着女女往修复傀儡的地方走去。隐居长老连忙起身恭送。
女女带至尊战甲紧随其后,可刚刚要跨出大殿的时候,却又忽然转身叫道:“公良,你也要跟我去。”
她一个人去陌生的地方有点怕。
公良无语,她去帮忙修复傀儡,他跟去干什么,还真以为他是奶爸了?
“去吧!说不定能得些好处。”隐居长老传音道。
公良听到他的话,只得与女女一起跟魁礨宗长老离去。刚刚殿内气氛太严肃,女女不敢说话。一出大殿,就叽里呱啦的跟公良说起秘境洞天的种种见闻,还拿出从里面找到的各种蛋炫耀。
公良翻了个白眼,他又不是米谷,拿蛋给他看什么?
不一会儿,魁礨宗长老就带两人走到修复至尊战甲的地方。
公良转头四处看了下,感觉这地方就像一处大型的地下工坊,中间一座喷吐紫蓝火焰的火池,不远处是翻滚熔浆的浆池,另外还有一口冒着冰冷寒气的寒潭。
在火池和熔浆池边上,有不少魁礨宗弟子在炼器。
魁礨宗长老并没有在此停留,而是继续往里面走去。
里面别有洞天,是一座宽广洞窟,圆形穹顶下,是一座凶猛燃烧的燚热火池。一进门,公良就感到一股热气迎面扑来,热的不得了。
洞内已经有几人,都是白发苍苍的老者。这几个人看到至尊战甲,纷纷上前伸手摸去。
“放肆。”傀儡战甲一声厉喝,就要拔刀斩下。
“住手。”
魁礨宗长老连忙喝止,可惜至尊战甲根本不听他的话,只是拔刀往下斩。
伸手摸至尊傀儡的人连忙往后退,但哪有天绝狂刀快,一下就被刀光罩住。魁礨宗长老急忙出手,一面圆盘虚影出现在几人头顶,不断旋转,一个个玄奥至极的古老文字在盘中闪烁不停,好似在演绎大道精义,看得人眼花缭乱。
孰知至尊战甲并未将天绝狂刀斩下,只是虚幻一刀,就又收刀回鞘。